目前分類:毒蘋果陷阱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一片漆黑的世界裡,她看見了不曾見過的風景。

 

冰藍色的世界裡,一位美麗的雪精靈少女牽著一個同族青年的手,兩人奔跑在紛飛的風雪中,似乎正在躲避身後皇室人馬的追擊。

 

她認出那位穿著貴族衣裳的少女是自己的母親。

 

而拉著少女奔跑的平民青年,想必就是她的父親了。

 

不久後,畫面一轉,成了一座綠意盎然的森林,還有一棟破舊的小木屋。

 

在她模糊的印象中,那是她小時候跟母親一起生活的地方。

 

然後,她看見大著肚子的母親站在木屋門邊,微笑著揮手向青年道別。

 

可是,青年從此沒有再回來過。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茯米埃便躺在同一個地方。

 

在這個無日無夜,時間彷彿凝滯住的地方。

 

四周的景物,包含林立在身側的樹木,以及佇立在林木中的小木屋,都是她所熟悉的。

 

然而這裡沒有她熟悉的人。

 

彷彿在相識的景物中迷失身為自己的知覺,讓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這樣的孤獨,也許不是她真正想要的,卻是由她自己創造出來的。

 

啊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越來越常對自己的身世感到自怨自憐、越來越覺得自己生命中的不幸遠遠多於幸運……

 

就連曾經最為珍視的友誼,都在不知不覺中扭曲變質。

 

這是她所希望的結果嗎?茯米埃不知道答案。

 

理性告訴她這樣不對。

 

她不應該責怪自己的朋友,拋棄自己的生母成為對方的繼母,並不是對方所願。

 

況且,她什麼都沒說,對方也什麼都不知道……

 

是啊,對方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呢?

 

「一個矛盾的丫頭創造出來的世界,連空氣呼吸著都令人感到不悅啊。」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令人屏息的一幕就這麼逐漸淡化在黑暗之中。

 

又隔了一陣子,第三個場景逐漸浮現在眼前。

 

『小埃!』赫爾辛笑嘻嘻地喊著她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茯米埃眼中的赫爾辛似乎特別可愛動人,僅管對方只是蹦蹦跳跳地朝她跑來,小矮人家門口彷彿成了夢幻的場景,就差沒有出現打柔光或是慢動作奔跑等效果。

 

『怎麼樣?住得還習慣嗎?他們有沒有欺負妳?』

 

『沒有喔。我只要在他們去工作的時候幫忙打掃家裡,很輕鬆呢。』茯米埃的聲音聽起來實了很多,語調也挺挺開心的,『他們幫我蓋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啊,每天都有好好吃的東西可以吃……總之大家的人都好好喔,感覺就像……多了七個能幹的弟弟吧?』

 

『哈哈,果然是這樣!就算他們一直說,他們的年紀用人類的方法計算都可以當爺爺了,還是會想把他們當成兄弟呢。』赫爾辛一邊說一邊從茯米埃手中搶了樣東西,那是一枝掃把,顯然後者正在打掃前院,『那我呢?跟我講,不然不還妳喔。』

 

『赫爾辛的話……像小妹妹囉?』

 

『咦?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姐姐!』

 

『我的年紀本來就比妳大啊。』

 

『可是我比妳先來這裡的!依照先來後到的話我是姐姐才對吧!』

 

『想當姐姐等長得比我高再說。』

 

茯米埃伸手把掃把拿回來,順便摸摸赫爾辛的頭。

 

『對了,小埃,妳的媽媽呢?有消息了嗎?』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的畫面和聲音是連結在一起的。

 

就像是從一個抽離的立場觀看一切,但眼前所見的事物皆是以記憶主人的視角呈現。

 

人的記憶到最後被儲存起來的時候,並非全部都有非常完整的畫面性。很多時候,一個事件的始末會以文字式的敘述保留,只有某些特別深刻的部份會有影音式的留存。

 

而現在他們所看見和聽見的,便是那些對茯米埃來說,重要得足以被如此保存下來的記憶——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瑟嵐恢復意識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到的是臉上微微刺痛濕潤的感覺,接著便聞到青草和泥土的香氣。他緩緩睜開雙眼,翠綠的色彩在他眼前拓展開來。

 

原來這裡不是森林,是草原啊……他一邊著麼想著,一邊嘗試坐起來,雖然全身都有點麻麻的,但是感覺身體很輕,動起來很舒服。

 

「唷,你醒啦。」赫爾辛似乎就在旁邊,她聽起來已經起來一陣子了。

 

伊瑟嵐轉向她的時候,一時間被她的扮相嚇得一愣一愣的。

 

「怎麼樣,很酷吧!」她興奮地跳起來展示她的新衣服,「這可是超正統的騎士裝喔!款式跟我家的騎士幾乎一模一樣,只差沒有皇家標記而已。我已經想偷一件想很久了,結果每次都被別人發現……」

 

伊瑟嵐也發現自己換了一套樸素的衣服,很像他在家裡常穿的那件。不過比起這個,他更想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衣服換新的了,頭髮卻還是參差的呢?」

 

「大概是因為,她完全沒把頭髮亂不亂的問題放在心上吧。」

 

兩人同時轉向聲音的來源。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赫爾辛連忙起身過去扶他。他現在的臉色看起來跟茯米埃差不了多少。

 

「尚恩對你做了什麼嗎?還是你先休息一下,小埃的事情我們……」

 

「不要緊的。我沒事。」伊瑟嵐拿回魔鏡手環,小心地將它戴回左手,「尚恩是在幫我,我很感激他。」

 

伊瑟嵐說話的時候,眼睛看著的是菲因斯。

 

一看他的神情,菲因斯就明白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另一方面,沉入魂夢之中的菲因斯,則有不同於外頭人們的煩惱。

 

他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誰。

 

巡守人,那個日日夜夜在魔鏡之間繞來繞去的傢伙、說不定打從魂夢出現就一直棲息在這裡的閃光生物,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問題是……該怎麼找到他?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矮人的住家是一間別緻的小木屋,前院和後院各有特別圍出空間,讓他們可以從事自己喜歡的活動。

 

兩匹馬被帶往後院,其他人則進入小屋。第一次來這裡的伊瑟嵐從進門開始就撞到頭好幾次,不過眼下茯米埃情況不明,他根本無心裡會自己的頭有沒有因此腫起來。

 

一行人來到靠後院多設置的隔間,那是類似儲藏室的地方。一位少女躺在剛才說的快完成的鏡子旁邊,雖然她身上蓋著毯子,卻遮掩不住她消瘦的身材和蒼白憔悴的面容。

 

「她就是……茯米埃?」伊瑟嵐瞪大眼睛,「赫爾辛,她和妳母后長得好像喔。」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往七矮人住處的過程,可以說是一場多角化的大混亂。

 

起先光是為了那匹受傷的馬,赫爾辛就和工匠小矮人對罵了好久,直到伊瑟嵐跟其他六個小矮人不得不一人一邊把他們兩個拉開,雙方才稍微冷靜下來理性溝通。最後馬是勉強站起來了,由赫爾辛牽著慢慢走,回家後會由擅長醫術的小矮人幫忙照顧。

 

馬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工匠小矮人忽然想起自己地精靈族的底細居然被摸得一清二楚,伊瑟嵐的身分隨即遭受尖銳的質疑。趕在赫爾辛又和對方吵起來之前,伊瑟嵐連忙把魔鏡的事情解釋清楚,所幸七矮人中有人對魔物研究頗深,經過他居中調解,這件事情才平安落幕。

 

回家路上,伊瑟嵐把七個小矮人全都清楚地認了一遍:紅衣的是工匠強恩,橙衣的是廚師沛恩,黃衣的是動植物專家吉恩,綠衣的是造型師連恩,藍衣的是藝術家藍恩,靛衣的是醫生伊恩,紫衣的是魔物專家尚恩。菲因斯的解說是,地精靈族通常對某種技藝特別執著,體現在七矮人身上,剛好就是生活機能徹底分工。

 

除此之外,赫爾辛和七矮人一人一句把他們初遇的經過當笑話講了一遍。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哈哈哈哈哈!」

 

她那響亮的笑聲驚動了樹上無害的小動物,牠們全都跑跳到別棵樹上躲起來了。

 

那個東西也因此停下前進腳步。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離伊瑟嵐不遠的前方,馬兒重重跌到地上,好像是被什麼絆倒了;赫爾辛則是栽進一個大網子,整個人被掛在樹上。

 

他正打算跳下馬衝過去,便聽見對方的喊叫聲。

 

「伊瑟你別過來!」赫爾辛雖然狼狽地被困在網子哩,語調卻比剛才冷靜得多,「我想起來了,這裡有很多奇怪的陷阱,你現在停在原地,把小白安置好,走過來幫我看看馬兒有沒有怎樣。」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菲因斯感覺他正在歷經一場暴動。

 

雖然伊瑟嵐在進入特約商店之前讓他回魂夢去了,不過現世那幾個人討價還價的聲音太大,他居然聽到了不少完整的對話。

 

令他比較訝異的是,伊瑟嵐似乎對別人發飆了,但說話聲不夠大,他聽不清楚,估計和赫爾辛的事情脫不了關係。這孩子總是為別人的事情生氣操心,自己被欺負卻沒什麼感覺,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整場暴動下來,菲因斯深深覺得身邊帶著一隻赫爾辛果真挺好用的。那丫頭比自家主人懂得生活多了,他總算不用一天到晚擔心伊瑟嵐被別人佔便宜。

 

照理說暴動在出了特約商店之後就應該結束了,但菲因斯卻感覺它在持續中,因為伊瑟嵐的身體正在劇烈搖晃,就在這陣詭異的搖晃中,他被主人召喚了出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闆……老闆!」

 

少年伸手在看呆了的老闆面前揮了幾下,後者霎時清醒過來,隨即臉色刷成一片慘白。

 

「賞……賞金……」老闆失神地喃喃。

 

王子帶著救回來的公主進入特約商店能有什麼目的?當然是來討錢的!問題在於他現在根本付不出這麼多錢,就算傾家蕩產也只能抵掉二分之一左右的賞金啊!

 

少年打趣地欣賞老闆變化萬千的臉色,同時推測接下來的劇本會怎麼走,以便他順利完成任務。如果只有小白臉的話,老闆或許還能打馬虎眼矇混過去,但這件事情的主謀鐵定是赫爾辛,這下子可有好戲看了。

 

「老闆,待會如果有什麼事,把我也帶上,我幫你一把。」他悄聲說道,老闆茫茫然地點頭答應。

 

話雖這麼講,幫忙當然只是順手的,主要目的是把雇主委託的東西交給小白臉。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呦,又是你!這是第幾天啦?」

 

「連續三天了,老闆。」少年笑嘻嘻地晃到吧台邊坐下,「在你這兒都挑不到稱手的任務呢。」

 

「就衝著你這句話,爺我今天把店裡的好貨全拿上了,賞金包你小子看了連屁都不敢放一聲!」

 

「好,我等著。」他接過老闆遞上的大杯粗釀的劣酒,意思意思地啜了一小口。

 

話雖這麼講,他會來這家位於米契羅近郊的特約商店,目的其實不是找任務,而是等人。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妳不是……之前妳不是拒絕那個……我……」想起那個時候尷尬的場景,伊瑟嵐不禁嬌羞臉紅,果然這種話由自己講起來真的很奇怪。

 

「嗯?那個啊。我當然不要當你的公主,我的目標可是騎士啊!」說起自己從小到大的偉大夢想,赫爾辛兩眼放光,這次換她一把抓住伊瑟嵐的雙手,急切地問,「怎麼樣?我很強對吧?伊瑟嵐你要不要僱用我?我會把你當成公主好好保護你的!」

 

伊瑟嵐隱約聽見菲因斯憋笑的聲音。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人順勢騎上強盜頭子的身體,在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將地上的刀奪來,架在刀主人粗壯的頸子上。

 

「通通不許動!」

 

開口發出強勢威脅的,是一個有力而不失甜美的女聲。

 

令伊瑟嵐更驚恐的是,這聲音聽起來非常、非常地耳熟。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五個手持大刀的壯漢環繞在伊瑟嵐的馬邊,白馬被嚇得高聲嘶叫,伊瑟嵐趕緊安撫道,「奶布!沒事,冷靜點。」

 

「不許動!趕跑就削掉你的馬腳!」

 

「你太大聲了啦!奶布會被你嚇到!」伊瑟嵐有點生氣地反罵回去,然後自顧自地繼續安慰馬匹,「先乖乖站好喔,等一下就可以走了。」

 

「好大的膽子!我們可是北方最強的強盜集團——

 

「你講話可不可以小聲一點?還有,把刀子收起來好不好?奶布現在嚇壞了,等我安撫好牠再慢慢談……」

 

「我管你抹布還尿布!給我下來!再吵就宰了你那匹爛馬!」

 

伊瑟嵐只好乖乖從馬背上跳下來,無辜地微舉雙手,恰好是菲因斯能夠看到他的臉的高度。菲因斯正想藉機跟伊瑟嵐商量對策,只見伊瑟嵐忽然驚慌地對上他的視線,輕聲而快速地說道,「魔鏡啊魔鏡,回去休息吧!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又不知道要往哪兒跑,這樣胡亂衝出去很容易出事啊。」

 

決定提早開始跟伊瑟嵐交談,讓菲因斯解了心中的憋了很久的煩悶。

 

要他一直聽伊瑟嵐講話還不能頂回去實在太痛苦了!聽在他耳裡,伊瑟嵐十句話裡有七句欠嗆、十個反應裡有八個令人抓狂。

 

雖然菲因斯也知道,自己的嘮叨十個裡有九個半是無效的,但一直保持沉默的話,他絕對會被自己悶死。

 

「只要離開城堡就好了,路可以慢慢找。」

 

像伊瑟嵐現在的這種回應,就讓菲因斯嘴巴很癢,很想罵他。

 

「你沒有地圖……」

 

「可是我有你啊!」伊瑟嵐放心之後臉上的笑容又回來了,「真的迷路的話,我可以問你怎麼出去,你一定知道怎麼走,對吧?」

 

「你啊……別太依賴魔鏡了。不過找路這種小事不成問題。」菲因斯冷冷答道。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也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然,我是說我的寶貝女兒發生了什麼事情。」皇后露出燦若冰晶的笑靨,輕輕柔柔地說,「我把它砸了,它罪該萬死。」

 

現在不只有伊瑟嵐,連赫爾辛都被她母后身上散發出的黑氣驚嚇到了。

 

「還有那個攤販,要不是他溜得快,我一定把他剁了。沒剁到他讓我很生氣,所以米契羅以後沒有流動攤販了。我相信陛下會諒解的。」

 

何止是諒解,他當時根本遷怒害得整條商店街停業三個月……臣子們心有餘悸。

 

「還有,我不會再相信魔鏡了。赫爾辛,妳也最好離那些魔物遠一點,要是再出一次事,妳父王跟我可承受不起。」

 

這是一句威脅,語氣柔和得令人雞皮疙瘩掉滿地的威脅。

 

伊瑟嵐全身僵硬之際,一秒決定告退後要馬上逃離這裡,否則要是菲因斯被發現了,後果他不敢想像。

 

赫爾辛似乎也還在驚嚇中,嘴巴閉緊緊,氣都不敢吭一聲。皇后見狀,便順水推舟地笑道,「我想伊瑟嵐殿下歷經此行,應該相當疲累了。赫爾辛,先帶他去休息吧,晚上再讓我們好好款待。」

 

「多謝陛下。」

 

伊瑟嵐剛行完禮,赫爾辛就衝過來把他往外拖,完全不顧皇室的禮儀,但既然米契羅上上下下都不在意,伊瑟嵐也就不為她操心了。

 

對他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得快點開溜!

 

***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場氣氛立刻冷了下來。

 

若不是菲因斯之前說過精靈族人珍視自然力、叫他們不要有「精靈魔法很強可以想用就用」的刻板印象,伊瑟嵐還真會以為那是皇后製造的冰凍效果。

 

皇后的神情沒什麼變化,國王則是一個挑眉,沒多說什麼,看來是打算讓皇后自己看著辦。伊瑟嵐聽到的時候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隨即恢復微微帶笑的面孔,這種身為皇室子女必備的心理素質他還是有的,不然夏蘭王國的顏面早就被他丟盡了。

 

全場最沒有進入狀況的就是赫爾辛這個元兇,她從頭到尾都瞪著一雙水靈靈的美眸東看西看,就差沒來一句「怎麼都沒有人講話」。

 

「嗯,說來話長……」

 

「啊,很長的話那等一下,先叫伊瑟嵐站起來好不好?他這樣一直跪著腳會麻掉。」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