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守護者舊版前三篇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隔天太陽才剛探頭,天鷹父子便低調前往神殿。 

 

「明明只隔兩條街,幹麻這麼早起……」 

 

「跟住在神殿的聖徒相比,我們還算晚呢。」諾飛露出濫好人的招牌笑容,「他們一定很早就開工了。」 

 

洛亞忍不住扶額。 

 

如果他沒記錯,應該是三天前某個記憶力不錯的聖徒突然大喊「啊!今年聖火儀式在天鷹殿舉行!」並且熱血地補上一句「兄弟們,一起爆肝吧!」就和眾聖徒展開如火如荼的佈置工程,期間含淚做出「為天鷹大人和大殿長的面子而戰!」之類的精神喊話。 

 

如果為兩個好主子賣命可以為三天不吃飯不洗澡不睡覺的趕工帶來慰藉,那如果眾聖徒知道他們是同一個人,不知會有什麼反應?

 

事實上,等諾飛把路人裝換成莊嚴的褐色長袍,戴上一副長著鳥嘴的硬面具,他就成了天鷹殿的最高長官——大殿長。

 

每個神殿都這樣,守護神本尊就是大殿長,為了隱藏永保青春的事實,必須戴上可笑的面具。

 

所以洛亞幾乎每看父親更衣就同情他一次,此刻也不例外。他暗自慶幸自己沒有神的血統,應該會像人類一樣變老,就不用戴上這個蠢到爆的東西。

 

在天鷹殿的密道裡換好長袍,他們父子倆便出發巡視趕工進度。

 

「大殿長……」

 

廣場正在進行最後佈置。洛亞差點被那些看起來像從墳墓裡爬出來的聖徒嚇死。

 

見父親沒什麼反應,他嚴重懷疑蠢蠢的面具還影響視線。

 

「儀式是九點開始吧?辛苦了。」

 

不過他氾濫的溫柔不是區區面具擋得住的。一聽見大殿長的鼓勵,僵屍們的臉上漾起幸福的神情。

 

「為了大殿長,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為什麼天鷹殿的聖徒都傻呼呼的……?

 

洛亞開始為他接班後的生活感到擔憂。

 

「大殿長,敢問這位是……?」

 

「啊,他是我兒子。」

 

不只聖徒傻,連他們崇拜的大殿長都是白痴……!

 

就算帶著低級面具,暗戀大殿長的聖徒還是能從神殿頭排到神殿尾。況且幾十年來從沒聽過有殿長夫人,卻突然蹦出個這麼大的兒子……

 

「老師,您說笑了。」

 

事到如今只能硬抝了。

 

洛亞用最謙卑的姿態莞爾一笑,「各位前輩,師尊勤於政務,以致身心有些疲倦,請恕我二人先行告退,待典禮將至再與各位相會。」

 

在眾人恍然大悟的歎息聲中,他拉著諾飛走到內殿。

 

哼哼,聖徒果然呆呆的很好騙!

 

「…洛亞,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家休息?我可以明天再送你去三角大陸。」

 

「……」

 

不要發出這麼著急的聲音好嗎?

 

***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bmp       

 

「我回來了。」

一進家門,少年便看見餐桌上擺著三菜一湯的晚餐。

等在桌前的青年露出和餐點一樣可口的笑容,看著少年在他對面粗魯地坐下。

「晚安,洛亞。快吃飯吧。」穿著居家服的青年柔聲說道。像這樣一顰一笑都令人垂涎三尺的美男子,照理說會讓兒子很難做人。

可惜理論在這地方起不了作用。

除了氣質相差十萬八千里,少年也不像父親有著奶泡般柔潤的褐髮,自行演化出擁有雜草般頑強生命力的金毛——嚴格說是純正的烤熟地瓜色。

「就跟你說不用做了嘛……」

洛亞噘嘴捧起面前的飯碗,裡頭卻裝滿黃橙橙的地瓜糖。

「阿飛…你不要光看著我笑,快吃飯啊!」他夾了一大口青菜配「飯」吃下,習慣性地指使父親動筷子。

這就是守護神天鷹——諾飛的繼承人,洛亞。同時是個優游在父親氾濫愛心中的死小孩。

「阿飛」的由來是在他六歲那年,不小心發現父親居然維持二十出頭的模樣超過八百年。

他才不要將來喊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小的傢伙「爸爸」!

從此他便用「阿飛」代替爸爸的稱呼。在洛亞任性的想法裡,這是他專屬的親密叫法,聽到別人亂叫他會發飆。

至於那碗被當成飯的地瓜糖,並非洛亞的特殊癖好,而是他僅有的能量來源。簡單來說,除了地瓜糖,其他食物都是吃辛酸的,不能填飽肚子。

這詭異的現象源自於十六年前,貪吃的造物者要他的寵物——第一代守護神,在一年內找到他認可的當地食材,轉化成各自的繼承人。因此,唯有那樣食材能提供第二代守護神生存的能量,但第一代沒有這個限制。

所以他才很氣這個明明就要吃飯的老爸,每次都堅持等不用吃飯的兒子吃跑,才揀剩菜來吃。

「對了洛亞,」諾飛哄小孩似地問道,「還記得奧爾雷納運動會嗎?」

「廢話,這是常識。」洛亞嚼著地瓜糖,一面背誦似地唸道,「奧爾雷納世界運動會,雖然說是每十年舉辦一次,但其實只隔了九年,因為前一年將由主辦國引燃聖火,繞行世界一圈。還有別以為跟我講話就能轉移話題。動你的筷子,阿飛。」

這小子大概不曉得「尊敬」二字怎麼寫——誰叫為父的字典裡找不到「尊嚴」。

諾飛依著兒子,乖乖吃了一小口飯菜,繼續提問,「那你知道今年的聖火起點在鷹嗎?」

洛亞差點被高甜度的口水嗆到。

「我們?」他咳了幾聲,好不容易能正常說話,「但主辦國是虎啊!」

「今年規定突然改了。」諾飛只是笑笑,「聽說是白虎親自點名的。」

正確來說,應該是虎的承辦單位到神殿請示守護神,間接得到的答案,因為主辦國的守護神往往是重要決策的重要關鍵。

再來談談由十三個國家組成的奧爾雷納。這些國家皆以守護神為明,其中以虎的最為強大,採取完全中立的國際立場。相反的,近期崛起、勢力同樣龐大的龍與獅,分別在無形中領導東方與西方眾國,敵對意識頗為明顯。

若把世界地圖攤開,一般人會懷疑哪來第十三個國家?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獅的東北沿海有一顆很小的島嶼,那就是鷹。

所以洛亞才會反應激動。像鷹這種蕞爾小國,連主辦全都很難拿到,更何況是改制後首辦的聖火權?

這算是…白虎罩我們?洛亞思考著。

但印象中天鷹跟白虎沒有很熟啊……

「守護國家代表隊也在守護者的工作範圍內。順帶一提,明天就要舉行儀式了。」

他這才略為恍神地望向父親,「你的意思是,從明天開始有一年你會不在…?」

沒想到對方搖搖頭,「不對,是你會不在。」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bmp  

 

 

「新年快樂,格里斯。怎麼打來了?」

『……想第一個跟你拜年。』

「咦?你那邊一小時前就新年啦?」

『你不是剩一分鐘?』

「沒有啊!還有十五分鐘呢。」

『……該死,我的鐘快了。』

有著咖啡慕斯般短髮的青年輕笑幾聲,吐出陣陣白煙。

『……找到了嗎?』

「還沒。」他一手扣著圍巾,抬頭仰望滿天繁星,「期限快到了…說不定我真的無法退休呢!」

電話彼端似乎受莫大的打擊。

「怎麼不說話?」

『快找。』對方語氣異常的強勢,『你一定得退休。我現在過去你那邊,我們…呼嚕!』

「那什麼聲音?」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