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轉眼到了年底,年初想在這裡做的事情貌似沒怎麼實現,只能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吧 (笑)

變的也許不是外務,而是人心。促使我放任這裡長草甚至一度關掉網誌,現在忽然決定回到這裡的,都是自己不斷改變的心。

我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在試圖改變的時候,會不自覺地想要把舊的東西封存起來,向自己強調那種「新」的感覺。

但是當我跌撞幾遭,回過頭來看見這裡的時候,似乎無法像從前一樣,心一狠就把東西全部收拾乾淨。

在這裡相識的人、在這裡留下的字句......也許因為我的任性停擺而失去聯繫,但某天忽然一個念頭想看看曾經的回憶時,我希望這個地方是能夠被找到的。

在舊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記憶,至少這是我現在的希望。

所以我回來了,並且提醒自己,要珍惜曾經在這裡得到的溫暖,勿忘初衷。

對帳號的整體做了些整理,先不設定未來的方向,但創作仍會繼續。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但願此處也能像它給我的一樣,在你的生命裡留下些許溫度。

 

 蜜果榕  2014.10.23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追喜歡的作者的文的時候看到這份問卷,覺得很有趣就很認真地寫完了XDD  結果化狐在這邊果然又停滯了呢哈哈哈哈有興趣的歡迎去冒天看喔那邊更完了~

 

最近真的比較少寫文,大概是覺得有點撞牆的關係,還在慢慢摸感覺......總之寫這份一方面算是製造歡樂因為以前寫的有些真的太好笑、一方面也是提醒自己,莫忘初衷吧///

 

以下是問卷內容,感謝問卷的作者!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萬聖節!!! 是萬聖節!!!!! 所以糖果樹來發糖囉 也只是例行更新而已吧說好的日呢

** 總之後來變成冒天進度比較快了,但這邊篇幅比較長XD

** 改文幅度其實不大讓我有點爽(?)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 萬聖節快樂!

 


 

第二章

 

為什麼會被叫下樓去?姜赭心裡不太明白,但既然師父都開口了,他還是會乖乖照做。

 

他從他們一開始上來的樓梯原路跑下去,沿路躲開了不少倉皇逃上樓的客人和姐姐,所以到一樓的時候已經有點喘了。

 

剛才是從後門進入月滿樓,他還沒有仔細看過一樓的飯堂,現在只道此處佔地甚廣,光桌椅少說就有四、五十副,還有一個木造的長形大舞台,熱鬧起來一定非常壯觀,只是眼下全被弄得亂七八糟。

 

姜赭快步走向佔領廳堂的四個男人,他們都穿著藍灰色的布衫,各個身材短胖,長得樹鼠目獐頭,尤其耳朵似乎比常人大了一倍。

 

「喂,你說的老闆娘該不會是這個?」

 

其中一個牙齒特大的叔叔指著他,訕笑著轉向另一個臉腫得像豬肝的傢伙。後者應該是早些時候被老闆娘修理過的人,現在連話都吐不太出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姜赭看著他,居然覺得有些心軟,然而,當他看見滿臉驚懼的客人和姐姐們被挾持在舞台邊,他對豬肝臉的憐憫心頓時消失無蹤。

 

不等對方搖頭,他便自己否認,「我不是老闆娘。」

 

「所以那隻母老虎自己不敢下來,就塞了一隻兔崽子來打發我們?」

 

四個叔叔一邊說一邊大笑不止,姜赭聽了皺起眉頭。

 

「老闆娘本來有要下樓的。」見他們無視自己,姜赭深深吸氣,提高聲量大嚷,「老闆娘沒有不敢下來!可是師父叫我下來收垃圾!」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最近來日一下化狐好了......在我還能日的時候(。

 

** 前兩段改文的幅度都不大,有點爽呵呵呵 到後面就有得忙了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可以看文囉^^

  


 

 

 

月滿樓內外的建材絕大部分使用檜木,隨處都能聞到淡雅的清香,不過現在是午飯時間,那層薄薄的木材香便被濃郁的茶味飯香掩蓋住了。

 

據說這棟樓分成幾個不同的區塊:一樓和二樓是喝茶吃飯的地方,樓內舉辦的娛樂活動也會在那兒進行;三樓設有包廂,只有特別的客人能進去;四樓和五樓可供客人住宿,六樓和七樓則是姐姐們的房間。

 

樓和樓之間有嚴格管制,只有姐姐可以下樓找客人,要是客人膽敢上樓,會被老闆娘抓來痛揍一頓,很久以前有登徒子親身體驗過幾回,從此便無人敢再嘗試。

 

這是姜赭聽坐在他旁邊的大姐姐說的。大約半個時辰以前,他和八哥跟著師父從後門進到月滿樓,便立刻被迎接到三樓的包廂去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開坑前先碎念一下。

**  這是我去年消失很久的時候正忙著的事情,大概花了三個月拚完(?) 這部投了2014華文角川,最後女性向複選止步。

**  老實說現在看起來覺得有點恥.....所以終於下決心在這兒貼文的時候,我會修一修稿在放上來,而且應該不會全部貼完因為通宵趕完的爛尾實在不堪入目

**  主角的年齡...主角的年齡......總之這張先照之前的設定,這部我應該會用單元劇的方式呈現所以沒準下一章就長大了(?)

**  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碎唸完畢~  以下進入正文:

 


 

 

第一章

 

 

時間接近中午,蒼穹萬里無雲,熾烈的陽光彷彿能沸騰空氣,連蟬鳴鳥叫在如此燠熱中都顯得越發急躁。

 

 

即使是穿梭在山林之間,日頭的毒辣仍逼得人汗溼衣裳,唯有抬頭望向高處深淺漸次的綠葉細枝,才能感到一絲清涼的錯覺。

 

 

「剛才說的都聽懂了嗎?」姜翦梅拭去前額沁出的薄汗,俯看著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小師弟。

 

 

只見對方乖巧地點點頭,複誦道,「下山以後要跟緊師父,要是有奇怪的叔叔或阿姨靠過來就趕快跑走、摸上來就直接打跑他。八哥說的我都聽明白了

 

 

孩子白嫩的小臉因為天氣熱而透出淺淺的紅暈,一雙偏褐的黑眼睜得老大,彷彿兩面水鏡閃爍著晶光。

 

 

姜翦梅皺眉看了半晌,忍不住搖頭嘆息。

 

 

「再加一項,上街以後不許亂看。嗯……也不許亂笑。」說著他轉開視線,眉頭依舊沒有鬆懈下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啊因為許多文字跟圖片懶於重製所以直接用了發在社團網站上的貼文當藍本應該沒關係吧...(懶)

 

忍不住說身為寫手看到這種封面你可知道哥有多爽

  

 WvxRfFx  nK9RZ6G   

 

* 華麗的雙封面!阿知仍在爆肝中讓我們用熱切的視線注視她 (( 阿知表示想砍樹

 

這就是傳說中5月ICE花博場的本子~~~ 不過蜜果榕當天有事不會在場內嗚嗚嗚嗚我好想去喔 ((( 噴淚

 

但是攤子有阿知,在E70歡迎來玩!本本資訊如下: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大家好,這裡是放生糖果樹好久樹下都發霉了的蜜果榕。

 

是說,很明顯的改了這裡的版型,氣氛整個也不一樣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樣才有家的感覺(?((作者有病)

 

讓我們複習一下上一次這麼黑漆漆的時候上頭擺了什麼東西: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羽化後的蛾,壽命只有短短幾天。

 

再怎麼奮力振翅,也無法飛出蝶一般優雅的軌跡。

 

也許正因如此,蛾總是執拗地追逐對牠來說太耀眼的光芒。

 

唯有撲火的蛾,才會為人所記憶。

 

 

惡魔的細語 ------ 出本預告1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所以我來除草一下了。

這裡是消失很久的蜜果榕,自從魔鏡爛尾之後,我一直在想之後要進行哪一部作品,糾結許久最後決定讓守護者回娘家(?) 

其實今年開年 風之守護者 就已經在鮮網輕小說連載了,但我想了一想還是決定要在這裡一起更新。

這是先前在這裡發過的 " 守護者計劃 " 的改版,說實在的,改版有沒有更好?我覺得未必。

說實在,我覺得現在寫的還不如最初開開心心毫無壓力寫的東西有趣,也有很多我覺得不錯的設定沒有放進去,貌似比較好的是,故事節奏快了不少,主線也比較明確。

對於守護者,我自己覺得它的故事本身缺陷頗大,但是因為捨不得這一部的孩子,所以還是想要把他們的故事說完。

我覺得自己寫起奇幻就是不給力,現在的文筆也依舊不是很好,還很容易因為各種奇怪的情緒因素寫出奇怪的東西,但即使是在這種不穩定的狀態下,我還是想用這一年 (也許更長) 的時間,看能不能把這些孩子的故事說完。

於是接下來就會開始更新風之守護者囉!除此之外,今年我和一直以來合作的繪者會參加5月的ICE,應該是會出合本,總之時候到了會工商一下 : )

 

以上,感謝看我碎碎唸到這裡的人XDD 寒假進入收假期,祝大家開學一切順利!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片漆黑的世界裡,她看見了不曾見過的風景。

 

冰藍色的世界裡,一位美麗的雪精靈少女牽著一個同族青年的手,兩人奔跑在紛飛的風雪中,似乎正在躲避身後皇室人馬的追擊。

 

她認出那位穿著貴族衣裳的少女是自己的母親。

 

而拉著少女奔跑的平民青年,想必就是她的父親了。

 

不久後,畫面一轉,成了一座綠意盎然的森林,還有一棟破舊的小木屋。

 

在她模糊的印象中,那是她小時候跟母親一起生活的地方。

 

然後,她看見大著肚子的母親站在木屋門邊,微笑著揮手向青年道別。

 

可是,青年從此沒有再回來過。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茯米埃便躺在同一個地方。

 

在這個無日無夜,時間彷彿凝滯住的地方。

 

四周的景物,包含林立在身側的樹木,以及佇立在林木中的小木屋,都是她所熟悉的。

 

然而這裡沒有她熟悉的人。

 

彷彿在相識的景物中迷失身為自己的知覺,讓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獨。

 

這樣的孤獨,也許不是她真正想要的,卻是由她自己創造出來的。

 

啊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越來越常對自己的身世感到自怨自憐、越來越覺得自己生命中的不幸遠遠多於幸運……

 

就連曾經最為珍視的友誼,都在不知不覺中扭曲變質。

 

這是她所希望的結果嗎?茯米埃不知道答案。

 

理性告訴她這樣不對。

 

她不應該責怪自己的朋友,拋棄自己的生母成為對方的繼母,並不是對方所願。

 

況且,她什麼都沒說,對方也什麼都不知道……

 

是啊,對方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什麼都不知道呢?

 

「一個矛盾的丫頭創造出來的世界,連空氣呼吸著都令人感到不悅啊。」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令人屏息的一幕就這麼逐漸淡化在黑暗之中。

 

又隔了一陣子,第三個場景逐漸浮現在眼前。

 

『小埃!』赫爾辛笑嘻嘻地喊著她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茯米埃眼中的赫爾辛似乎特別可愛動人,僅管對方只是蹦蹦跳跳地朝她跑來,小矮人家門口彷彿成了夢幻的場景,就差沒有出現打柔光或是慢動作奔跑等效果。

 

『怎麼樣?住得還習慣嗎?他們有沒有欺負妳?』

 

『沒有喔。我只要在他們去工作的時候幫忙打掃家裡,很輕鬆呢。』茯米埃的聲音聽起來實了很多,語調也挺挺開心的,『他們幫我蓋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啊,每天都有好好吃的東西可以吃……總之大家的人都好好喔,感覺就像……多了七個能幹的弟弟吧?』

 

『哈哈,果然是這樣!就算他們一直說,他們的年紀用人類的方法計算都可以當爺爺了,還是會想把他們當成兄弟呢。』赫爾辛一邊說一邊從茯米埃手中搶了樣東西,那是一枝掃把,顯然後者正在打掃前院,『那我呢?跟我講,不然不還妳喔。』

 

『赫爾辛的話……像小妹妹囉?』

 

『咦?為什麼!為什麼不是姐姐!』

 

『我的年紀本來就比妳大啊。』

 

『可是我比妳先來這裡的!依照先來後到的話我是姐姐才對吧!』

 

『想當姐姐等長得比我高再說。』

 

茯米埃伸手把掃把拿回來,順便摸摸赫爾辛的頭。

 

『對了,小埃,妳的媽媽呢?有消息了嗎?』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的畫面和聲音是連結在一起的。

 

就像是從一個抽離的立場觀看一切,但眼前所見的事物皆是以記憶主人的視角呈現。

 

人的記憶到最後被儲存起來的時候,並非全部都有非常完整的畫面性。很多時候,一個事件的始末會以文字式的敘述保留,只有某些特別深刻的部份會有影音式的留存。

 

而現在他們所看見和聽見的,便是那些對茯米埃來說,重要得足以被如此保存下來的記憶——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瑟嵐恢復意識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到的是臉上微微刺痛濕潤的感覺,接著便聞到青草和泥土的香氣。他緩緩睜開雙眼,翠綠的色彩在他眼前拓展開來。

 

原來這裡不是森林,是草原啊……他一邊著麼想著,一邊嘗試坐起來,雖然全身都有點麻麻的,但是感覺身體很輕,動起來很舒服。

 

「唷,你醒啦。」赫爾辛似乎就在旁邊,她聽起來已經起來一陣子了。

 

伊瑟嵐轉向她的時候,一時間被她的扮相嚇得一愣一愣的。

 

「怎麼樣,很酷吧!」她興奮地跳起來展示她的新衣服,「這可是超正統的騎士裝喔!款式跟我家的騎士幾乎一模一樣,只差沒有皇家標記而已。我已經想偷一件想很久了,結果每次都被別人發現……」

 

伊瑟嵐也發現自己換了一套樸素的衣服,很像他在家裡常穿的那件。不過比起這個,他更想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衣服換新的了,頭髮卻還是參差的呢?」

 

「大概是因為,她完全沒把頭髮亂不亂的問題放在心上吧。」

 

兩人同時轉向聲音的來源。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赫爾辛連忙起身過去扶他。他現在的臉色看起來跟茯米埃差不了多少。

 

「尚恩對你做了什麼嗎?還是你先休息一下,小埃的事情我們……」

 

「不要緊的。我沒事。」伊瑟嵐拿回魔鏡手環,小心地將它戴回左手,「尚恩是在幫我,我很感激他。」

 

伊瑟嵐說話的時候,眼睛看著的是菲因斯。

 

一看他的神情,菲因斯就明白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另一方面,沉入魂夢之中的菲因斯,則有不同於外頭人們的煩惱。

 

他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誰。

 

巡守人,那個日日夜夜在魔鏡之間繞來繞去的傢伙、說不定打從魂夢出現就一直棲息在這裡的閃光生物,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問題是……該怎麼找到他?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小矮人的住家是一間別緻的小木屋,前院和後院各有特別圍出空間,讓他們可以從事自己喜歡的活動。

 

兩匹馬被帶往後院,其他人則進入小屋。第一次來這裡的伊瑟嵐從進門開始就撞到頭好幾次,不過眼下茯米埃情況不明,他根本無心裡會自己的頭有沒有因此腫起來。

 

一行人來到靠後院多設置的隔間,那是類似儲藏室的地方。一位少女躺在剛才說的快完成的鏡子旁邊,雖然她身上蓋著毯子,卻遮掩不住她消瘦的身材和蒼白憔悴的面容。

 

「她就是……茯米埃?」伊瑟嵐瞪大眼睛,「赫爾辛,她和妳母后長得好像喔。」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往七矮人住處的過程,可以說是一場多角化的大混亂。

 

起先光是為了那匹受傷的馬,赫爾辛就和工匠小矮人對罵了好久,直到伊瑟嵐跟其他六個小矮人不得不一人一邊把他們兩個拉開,雙方才稍微冷靜下來理性溝通。最後馬是勉強站起來了,由赫爾辛牽著慢慢走,回家後會由擅長醫術的小矮人幫忙照顧。

 

馬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工匠小矮人忽然想起自己地精靈族的底細居然被摸得一清二楚,伊瑟嵐的身分隨即遭受尖銳的質疑。趕在赫爾辛又和對方吵起來之前,伊瑟嵐連忙把魔鏡的事情解釋清楚,所幸七矮人中有人對魔物研究頗深,經過他居中調解,這件事情才平安落幕。

 

回家路上,伊瑟嵐把七個小矮人全都清楚地認了一遍:紅衣的是工匠強恩,橙衣的是廚師沛恩,黃衣的是動植物專家吉恩,綠衣的是造型師連恩,藍衣的是藝術家藍恩,靛衣的是醫生伊恩,紫衣的是魔物專家尚恩。菲因斯的解說是,地精靈族通常對某種技藝特別執著,體現在七矮人身上,剛好就是生活機能徹底分工。

 

除此之外,赫爾辛和七矮人一人一句把他們初遇的經過當笑話講了一遍。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哈哈哈哈哈!」

 

她那響亮的笑聲驚動了樹上無害的小動物,牠們全都跑跳到別棵樹上躲起來了。

 

那個東西也因此停下前進腳步。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離伊瑟嵐不遠的前方,馬兒重重跌到地上,好像是被什麼絆倒了;赫爾辛則是栽進一個大網子,整個人被掛在樹上。

 

他正打算跳下馬衝過去,便聽見對方的喊叫聲。

 

「伊瑟你別過來!」赫爾辛雖然狼狽地被困在網子哩,語調卻比剛才冷靜得多,「我想起來了,這裡有很多奇怪的陷阱,你現在停在原地,把小白安置好,走過來幫我看看馬兒有沒有怎樣。」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