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坑前先碎念一下。

**  這是我去年消失很久的時候正忙著的事情,大概花了三個月拚完(?) 這部投了2014華文角川,最後女性向複選止步。

**  老實說現在看起來覺得有點恥.....所以終於下決心在這兒貼文的時候,我會修一修稿在放上來,而且應該不會全部貼完因為通宵趕完的爛尾實在不堪入目

**  主角的年齡...主角的年齡......總之這張先照之前的設定,這部我應該會用單元劇的方式呈現所以沒準下一章就長大了(?)

**  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碎唸完畢~  以下進入正文:

 


 

 

第一章

 

 

時間接近中午,蒼穹萬里無雲,熾烈的陽光彷彿能沸騰空氣,連蟬鳴鳥叫在如此燠熱中都顯得越發急躁。

 

 

即使是穿梭在山林之間,日頭的毒辣仍逼得人汗溼衣裳,唯有抬頭望向高處深淺漸次的綠葉細枝,才能感到一絲清涼的錯覺。

 

 

「剛才說的都聽懂了嗎?」姜翦梅拭去前額沁出的薄汗,俯看著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小師弟。

 

 

只見對方乖巧地點點頭,複誦道,「下山以後要跟緊師父,要是有奇怪的叔叔或阿姨靠過來就趕快跑走、摸上來就直接打跑他。八哥說的我都聽明白了

 

 

孩子白嫩的小臉因為天氣熱而透出淺淺的紅暈,一雙偏褐的黑眼睜得老大,彷彿兩面水鏡閃爍著晶光。

 

 

姜翦梅皺眉看了半晌,忍不住搖頭嘆息。

 

 

「再加一項,上街以後不許亂看。嗯……也不許亂笑。」說著他轉開視線,眉頭依舊沒有鬆懈下來。

 

 

把師兄一連串反應都看在眼裡的姜赭,頓時遭受到不小的打擊。照理說他乖乖答完之後,八哥都會輕輕搔他的臉頰表示獎勵,就算答得不好,也該是被捏臉或揉頭,怎麼會像這樣連看都不想看他?

 

 

他努力回想剛才的對話,試著東拼西湊察言觀色一番,但就算能從語氣斷定八哥沒有生他的氣,當他想從對方的神情再做確認時,卻只有讓他更加困惑。

 

 

對他來說,八哥的臉像攏了一層霧,即使能在面對的當下讀出一些表情,卻總是在眨眼間忘得乾乾淨淨。

 

 

姜赭一向沒有認人的問題,甚至以一個九歲的孩子來說,他對人的觀察算是非常細膩了。八哥的聲音、體態、甚或是衣服上隱隱逸出的暗香,在他們同住的十年間,他早就慢慢發現並且記憶起來,唯獨八哥的一張臉,他連輪廓都無法描繪。

 

 

為何最親之人的長相無法印在他的腦海裡?他問過師父一次,但師父只是摸摸他的頭,沒有開口回應。

 

 

從此以後,姜赭便認定那是他自己的問題。

 

 

一陣帶著草木清香的風迎面拂來,吹得樹影輕晃,亦紓緩了令人窒悶的熱度。

 

 

風的涼意讓姜翦梅從沉思裡回神,他轉頭看向身旁的姜赭,後者的頰邊正在滴汗,深色短袍背後也有汗濕的痕跡。

 

 

他停下腳步,把姜赭抓過來,一邊彎腰用袖子幫他擦乾臉上和肩頸上的汗,一邊唸道,「不是告訴過你,流汗了要記得擦乾?吹到風會感冒的。」

 

 

「可是我沒心情擦。」姜赭盯著近在眼前的面孔發悶。對方明明看起來不缺鼻子也沒少眼睛,為什麼就是拼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印象來?

 

 

「什麼叫做沒心情擦?看看你,怎麼一張臉全揪在一起了,剛才不是笑得挺開心的嗎?」姜翦梅不滿地捏捏他的臉頰。

 

 

而一直走在他們兄弟前面的少女,這時終於看不下去,開口說話了。

 

 

「梅兒,你就別為難阿赭啦。」作為他們的師父,姜破霜很清楚這兩個弟子的脾性,自然知道問題出在誰身上,「一下不准人家笑,一下又不准人家苦瓜臉,你看你師弟都快哭了。」

 

 

「我才不會哭呢!師父可別看小我了。」嘴裡雖然這麼說,姜赭還是淚汪汪地朝師父跑去。

 

 

「在我眼裡,你永遠都是咱們家的小不點。」姜破霜傾身微蹲,姜赭也很有默契地跳上她的背,「至於你八哥嘛——在我看來也是個小不點,只是稍微比你大點一點,別把他想得太厲害了。」

 

 

姜翦梅望著和樂融融的二人,不由的輕聲嘆息。儘管知道師父實際上已經年近半百,然而聽她用相當年輕的聲音講出這種老人似的話,果然還是心情複雜

 

 

快步走到兩人身側,看向那個外表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妙齡少女」,柔聲埋怨,「師父,您太寵他了。」

 

 

「再寵也比不上你!」姜破霜睨了他一眼,含笑啐道,「瞧你著急成這樣,到底是他第一次還是你第一次出門?」

 

 

姜赭乖巧地伏在師父背上,見八哥被師父逗得連一句話都答不太好,心裡感到十分新鮮。

 

 

和一身簡素的八哥相比,師父穿得鮮亮多了,一雙大袖和寬褲在她走動的時候會跟著擺盪,輕飄飄的就像仙女一樣漂亮。

 

 

但這樣的讚美姜赭只會悄悄放在心裡。因為師父不喜歡被說像仙女,她說像妖婦的話她會比較開心。

 

 

而在姜赭出神幻想的時候,姜破霜已經玩夠了自家八徒兒,現在終於開始出言安撫。

 

 

「放心吧,這次沒有要上街,不用擔心小孩走丟。」

 

 

「咦?不上街嗎?」耳朵捕捉到關鍵字,姜赭忍不住打斷師父和師兄的談話。

 

 

姜翦梅瞥了他一眼,淡淡安慰道,「想去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姜赭連忙應了聲好,隨即把臉埋進師父的長髮裡,不想讓別人看見他失望的表情。

 

 

師父身上有種令人心安的味道,雖然她老是自豪地說那是狐狸騷味兒,但姜赭總覺得半信半疑。

 

 

「阿赭,別洩氣,這次師父帶你們做的差事,絕對比逛街還要有趣!」

 

 

姜破霜的話讓姜赭眼睛一亮,同時姜翦梅的眼皮跳了一下。

 

 

「那我們要去哪裡?要做什麼?」姜赭清楚師父一向不吹牛皮,說好玩就真的是好玩。

 

 

「師父要帶你們去看很多漂亮的姐姐。」

 

 

「看漂亮姐姐會好玩嗎?我覺得師父就很漂亮了。」

 

 

這可不是拍馬屁的話。儘管姜赭從出生到現在只看過師父一個女孩子,他仍舊確信師父長得非常好看,他喜歡她蓬鬆如狐狸尾巴的棕色長髮,更喜歡她那雙充滿精神的珀色眼眸。

 

 

「嘖嘖,嘴巴這麼甜,梅兒敎得真好。」姜破霜淘氣地笑著,「可是月滿樓的姐姐們真的很可愛喔,跟你一樣可愛呢。」

 

 

「月滿樓是什麼?」

 

 

「就是她們住的地方啊!我們這幾天也會住在那裡,你們有很多機會可以認識那些美麗的姐姐。」

 

 

姜破霜止住前進的步伐,把姜赭從她背上放下來。

 

 

他們走了一個上午的山路,終於來到接近山腳的地方,而就在前方不遠處,一棟高聳的建築出現在他們的視野裡。

 

 

「至於能不能從小鬼變成男人,就全看你們的本事囉。」指著那棟裝飾冨麗高樓,姜破霜笑容燦爛,「從現在開始,月滿樓就是你們的戰場,好好在裡頭進行男人的修練吧!」

 

 

 

創作者介紹

糖果樹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