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前,一場大火吞噬了傑諾爾大宅。

 

濃得遮住所有視線的黑煙、和鑽入鼻腔裡嗆人的氣味,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記憶裡,恍如揮之不去的夢魘。

 

頭好痛、好熱、全身像被蟲子恣意啃食一般……

 

好累……好想死掉的時候……

 

『活下去……!』

 

鮮血淋漓的你,幾乎用盡生命,對我喊出這句話。

 

活下去。

 

當世上所有愛過我的人都離我而去,對我來說,生存是比死亡還痛苦的囚籠。

 

『徹底搜查結果,死亡人數二十三人。』

 

『未找到孩童的屍體。』

 

輾轉從意外結案的報告書中得到情報,讓我燒成灰燼的內心重燃一星花火。

 

我為你多活了七年。

 

而今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你,卻也不是你。

 

讓我咬牙活下去的,與將要取走我性命的人……

 

如果是同一個的話,我應該如何是好?

 

 

「回答我……」隻身坐在床緣,無法抑制自己哽咽的孤,望著快要被自己翻爛、抓破的說明書冊,只能無助地輕聲喃喃,「我該怎麼辦……?艾爾漣——漣……!」

 

已經沒有時間思考了。

 

牆上的黑色時鐘,指針又朝午夜邁進了一格。

 

而她也確實聽到了,再清楚不過的細微聲響。

 

「孤。」

 

那是伴隨敲窗聲而來,給予她溫暖、卻又傷她最深的,艾爾漣柔和的嗓音。

 

少女趕緊把小冊子塞到枕頭底下,慌張地抹乾淚水,把黏在頰側的黑色髮絲用手指梳開。

 

「進來。」

 

她盡量讓自己聽起來別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幸好艾爾漣自己似乎也心事重重,沒有識破她失敗的偽裝。

 

深深呼吸幾口氣,孤覺得自己勉強鎮定下來了。為了阻止自己胡思亂想,她隨意找了個話題開口,「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東西?」

 

她覺得自己找到艾爾漣心事重重的原因了。金髮少年正想把東西藏到背後,卻又覺得這行為毫無意義似地,默默把它抱回胸前。他轉頭看了看時鐘,糾結了一陣子,終於還是垂下頭,嘆了口氣。

 

「原本想到整點再給妳的……」艾爾漣將胸前那包東西遞給孤,靦腆地笑道,「包得不是很漂亮……但這是要給妳的禮物喔。生日快樂,孤。」

 

尷尬的是,孤連手都還沒碰到禮物,那東西的包裝就自己散落開來,裡面的東西也跟著掉到地上。

 

「啊——!」艾爾漣高聲慘叫。

 

孤被這情景逗笑了,原先在腦海縈繞不去的困擾,霎時煙消雲散。

 

「這樣也好,至少我不用花力氣去拆禮物了……」少女蹲下身,拾起地上的東西,「這是……?」

 

「那天在街上買的。」艾爾漣紅著臉,小聲地說。

 

孤手上拎著的,是一件純白的連身洋裝,沒有華麗的裝飾,只有裙擺特別剪裁成優雅的荷葉邊……

 

 

『像天使一樣的衣服!』男孩舉起手中的圖畫紙,指著上頭的塗鴉,天真地笑著說,『一定會很適合妳的,孤!』

 

 

「孤?妳怎麼了?」艾爾漣錯愕地蹲跪在她身前,「為什麼哭了?不喜歡嗎?」

 

「……不會!我很高興!」少女綻開花朵般的笑容,吸吸鼻子,哽咽道,「我可以穿上它嗎?我、我現在就去換衣服!」

 

「喔、喔……」

 

艾爾漣被孤的反應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看她這麼開心的樣子,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幸好,我的決定沒有錯……」他低聲喃喃,露出些許淒涼的微笑,不過孤當然聽不到也看不到這些。

 

片刻之後,少女穿著純白的洋裝,從浴室緩步出來。

 

「好看嗎?」大眼中閃爍著淚光,臉也哭得紅紅的孤,聲音十分甜美動聽。

 

「嗯,果然很適合。」

 

艾爾漣的笑容,讓她又忍不住掉下眼淚。

 

少年快步上前,溫柔地拭去滾落她面頰的淚珠,一面細心地替她整理有些凌亂的髮絲。

 

「再適合不過了……」艾爾漣將孤頭上的髮飾重新別過,微笑著說,「像天使一樣的衣服,我就知道一定會很適合妳的……孤。」

 

他將少女輕輕摟進懷裡,半晌,才又悄聲說話。

 

「所以,別再把自己囚禁在黑暗中了。」

 

艾爾漣深深吸了口氣,下定決心,將少女抱得更緊。

 

「孤,我想……」

 

「謝謝你。」孤打斷他的話。

 

少女已經不再流淚了。她像百合花一般純潔地笑著,配上一身飄逸的裙裝,彷彿圖畫中高雅聖潔的天使。

 

「我好喜歡這個禮物……謝謝你。」孤白皙的手撫上艾爾漣的面頰,「我好想現在就送你一個回禮。吶,你可以先閉上眼睛嗎?」

 

艾爾漣乖順地點點頭,靜靜闔上雙眼。

 

望著少年沉沉睡去似的臉孔,少女安詳地揚起嘴角。

 

 

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我早就做好準備了,不是嗎?

 

從說明書上,除了能清楚知道你現在是多麼強大,也讓我知道了,你改造過後唯一的弱點。

 

那雙海洋般蔚藍的美麗眼眸,右邊連接你通往死亡的入口,左邊招來我生命路途的末班車……

 

答案再明確不過了。

 

 

孤微微仰首,認真地,把艾爾漣的樣貌深深拓印在心中。

 

盛開的百合花,在這一瞬間,綻放她最純淨的白,留下銘心刻骨的芬芳。

 

她將纖細的食指,毫不猶疑地,伸向那雙緊閉的眼睛。

 

創作者介紹

糖果樹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冰雨
  • 唔--啊--哇--(你慘叫什麼)
    啊啊,孤你真的要這樣戳下去嗎?(戳?)果然看起來越純白的人會做出的事情越黑(不對)
    艾爾漣辛苦了,不過為什麼我有一種又接不上劇情的感覺?(默翻上一章)
  • 省思之後發現應該是時空切換太快的問題( 炸 )
    在寫闇色的時候我通常都是用章節切換時空跟視角,所以上章不接下章的情況果然有點嚴重......( 之後我從頭到尾審一次的時候再視情況做更動,感謝提醒~ )

    事實上我還艇糾結要用什麼字去形容那個動作的,戳啊插啊什麼的聽起來都頗獵奇的,一邊不想破壞氣氛又享不到字害我在電腦前面掩面了好久( 但無論如何生出這種劇情的作者才是最獵奇的...... )
    總之戳戳樂會延續到下章喔<<好不蘇胡的發言?!

    蜜果榕 於 2012/05/29 09:38 回覆

  • 小B
  •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居然!!!!!
    又卡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人很激動)
    不要啊孤!不可以殺掉艾爾漣!
    殺掉了艾爾漣,妳這輩子就……
    孤是愛著艾爾漣的吧!所以!不可以啊!
    怎麼辦劇情越來越揪心了--這故事不能悲劇拜託不要悲劇啊--(這人又激動了)(是說看楔子超像悲劇怎麼辦嗚嗚)
    已經很久沒有網友原創小說可以這麼觸動我的心弦了呢(笑)
  • 能得到這樣的誇獎真是太感動了/// 一整個處於小花朵朵開的狀態~**
    不過這也讓我開始擔心看完故事之後讀者會想殺作者......( 咦? )
    然後啊,我發現這部一直在玩緊急煞車的小遊戲呢 ( 爆 )
    這兩隻目前還處於一種愛得很糾結的狀態,會不會殺誰會殺誰這種事情就等下章......( 寫好了還不快更新?! )

    是說那句 殺掉了艾爾漣,妳這輩子就…… 讓我很認真的想著底下要怎麼接,結果......
    居然卡住了耶!
    啊啊啊我一定要想出來!<< 而且不能是很糟糕的......

    蜜果榕 於 2012/05/29 09: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