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聖節!!! 是萬聖節!!!!! 所以糖果樹來發糖囉 也只是例行更新而已吧說好的日呢

** 總之後來變成冒天進度比較快了,但這邊篇幅比較長XD

** 改文幅度其實不大讓我有點爽(?)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 萬聖節快樂!

 


 

第二章

 

為什麼會被叫下樓去?姜赭心裡不太明白,但既然師父都開口了,他還是會乖乖照做。

 

他從他們一開始上來的樓梯原路跑下去,沿路躲開了不少倉皇逃上樓的客人和姐姐,所以到一樓的時候已經有點喘了。

 

剛才是從後門進入月滿樓,他還沒有仔細看過一樓的飯堂,現在只道此處佔地甚廣,光桌椅少說就有四、五十副,還有一個木造的長形大舞台,熱鬧起來一定非常壯觀,只是眼下全被弄得亂七八糟。

 

姜赭快步走向佔領廳堂的四個男人,他們都穿著藍灰色的布衫,各個身材短胖,長得樹鼠目獐頭,尤其耳朵似乎比常人大了一倍。

 

「喂,你說的老闆娘該不會是這個?」

 

其中一個牙齒特大的叔叔指著他,訕笑著轉向另一個臉腫得像豬肝的傢伙。後者應該是早些時候被老闆娘修理過的人,現在連話都吐不太出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姜赭看著他,居然覺得有些心軟,然而,當他看見滿臉驚懼的客人和姐姐們被挾持在舞台邊,他對豬肝臉的憐憫心頓時消失無蹤。

 

不等對方搖頭,他便自己否認,「我不是老闆娘。」

 

「所以那隻母老虎自己不敢下來,就塞了一隻兔崽子來打發我們?」

 

四個叔叔一邊說一邊大笑不止,姜赭聽了皺起眉頭。

 

「老闆娘本來有要下樓的。」見他們無視自己,姜赭深深吸氣,提高聲量大嚷,「老闆娘沒有不敢下來!可是師父叫我下來收垃圾!」

 

他只是實話實說,完全沒有要激怒對方的意思,可惜他的對手一點都不這麼認為。兩個男人怒吼著擒抱上來,但立刻被姜赭輕巧地躲開。

 

「等一下啦叔叔!我們不要在這裡打、我們出去談好不好?」

 

姜赭不知道他們為什麼突然衝過來,嚇得直覺就是往上跳。他藉著翻倒的桌子往上一蹬,空翻幾圈之後在沒有人的地方穩穩落地。

 

撲了空的叔叔們撞成一團,姜赭餘悸猶存,從地上撿了張椅子帶在身上,悄悄朝他們走近了一點,不料兩個叔叔忽然跳起來,又往他這兒齜牙咧嘴地衝過來。

 

他連忙把椅子摔過去,然後開始拚命的跑。

 

個子小的好處,就是稍微彎腰便能就地取材。他撈了一盆血紅的麻婆豆腐往其中一個追兵臉上潑去,對方立刻嗆得哇哇叫辣;散落在地上的紅燒獅子頭和酥炸花枝丸,他也照樣撿起來揣進懷裡,把衣服弄油弄髒了不打緊,重要的是有現成的肉彈可以砸人!

 

現在除了人質和打架的人還待在一樓,其餘無辜的客人皆躲上樓去了。二樓大部分的人還心有餘悸,一時反應不過來,不過三樓以上已經傳來為小朋友歡呼叫好的聲音了。

 

「這孩子挺能打的。」班玄青面露讚賞,卻含著一絲隱憂,「只是他年紀尚小,不知體力如何……」

 

「應該還能再撐一下囉。」姜破霜倒是信心滿滿,臉上的笑意只增未減,「所以快點告訴我吧,找我過來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班玄青注視著身旁態度從容不迫的那位,不解道,「為什麼要把最小的支開?」

 

「有些事情我還不想讓他知道。」她遠望著在一樓竄來竄去的嬌小身影,意味深長地說,「妳再不快點講,等會兒小傢伙真的沒力了,我可不會繼續在這兒跟妳耗。」

 

班玄青於是直奔重點,「幫我除妖。」

 

「除妖……嗎?那妳何不自己動手?」姜破霜聽出她語中的怨毒,總覺得於心不忍,「當初我收了妳,是不想妳再下山擾民,但並非要妳受這種怨氣。妳大可一口一個解決掉,好不痛快?」

 

若非對方主動提起,班玄青幾乎都要忘了。

 

她原是山裡最威風的虎妖,數百年來吃了山下村莊無數個村民,直到二十年前,村人找來姜破霜替他們除妖,然而後者並未施展任何道術,僅以簡單的拳腳功夫便將她制伏。

 

『吃了那麼多人,妳也該染上一些人性了吧?』那時候,姜破霜兩腳勾住她的頸子、一手扯住她頭上的毛皮,在她耳邊如此說道,『把妳的虎皮摘下來,讓我幫妳保管三年。若我不守信約,以妳的道行,要是真蠻幹起來,殺了我應該不是難事。』

 

那是一段令她摸不著頭腦的話。唯一能夠確定的是,要是她現在認真起來死命掙扎,背上的小姑娘一定拿她沒輒。

 

但班玄青卻莫名地被這些話語說服了。她道行頗高,化形成人只是小菜一碟,三年對她來說也不算太長,懷著姑且試試的心情,她將一身斑斕的虎皮交給姜破霜。

 

脫去虎皮之後,虎妖便與常人無異,唯有重披虎皮才會現出原形。一開始她非常不適應自己細皮嫩肉的新身體,相較於動物的形體,五感和直覺笨鈍了不少,唯一敏感得令她訝異的,是她不曾有過的情緒波動。

 

她這才領悟到,為什麼妖要修足一定的道行,才能化形成人。

 

人類是一種脆弱而堅強的生物。不堪一擊的身軀讓他們需要互相保護和照顧,而這也讓他們的心靈強壯得足以承載守護的重量。

 

——原來多餘的力量,還能用在自保以外的地方。

 

偶然把路邊的棄兒撿回家照顧之後,她忽然有了這種感想,並且為之深深著迷。爾後她遊走於不同的地域,沿途又收留了幾個女孩,有的是沒人照顧的孤兒、有的是從富有人家逃出來的婢妾、有的差點被賣作雛妓……

 

三年過後,她身邊已經跟了十來個「女兒」。

 

當她來到和姜破霜約定相會的山腳處,恢復原形的渴望,早已像落葉般乾枯易碎。

 

『虎皮繼續放妳那兒罷,我想在這兒安定下來。』

 

一看見姜破霜捧著皮毛赴約,她便開口這麼說道。

 

她想在這兒蓋一棟自己的茶樓,作為她與女兒們居住和謀生的天地。想開店卻選擇遠離城市,是為了避免同業間搶客的紛爭,更是避免客人的素質不齊。

 

選在清幽之地,自會吸引雅好之人成為熟客,營業期間成就女兒好姻緣的例子就有好幾樁,當然那些都是後來的故事了。

 

『我和徒兒就住在這座山上,想拿的時候隨時來找我。』

 

當時姜破霜笑盈盈地留下這句話。

 

然而十七年來,班玄青從未深入山林一步。

 

或許有一天,當女兒們都找到歸宿、對人世已然毫無牽掛之時,她便會去要回自己的虎皮。

 

只是,那樣美好的想望,在目前所處的世界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心裡交織著苦甜參半的情緒,又掛記著妖物作祟的問題,她不禁嘆了口氣,輕聲說道,「如果可以,我也想親自動手,無奈這次來的東西甚是詭異,數量好像不只一個,可以媚惑人心,亦可以化為人形。只怕我久未化形,手法生疏,一不留神誤傷了孩兒……」

 

她的這些「孩兒」,便是她選擇當人的理由。

 

相較於女兒們的安全,洩憤的慾念根本微不足道。

 

「這樣就難辦了,但也不是沒有法子……」姜破霜的話在此打住。

 

樓下的局勢似乎起了變化。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蜜果榕 的頭像
蜜果榕

糖果樹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