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來日一下化狐好了......在我還能日的時候(。

 

** 前兩段改文的幅度都不大,有點爽呵呵呵 到後面就有得忙了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可以看文囉^^

  


 

 

 

月滿樓內外的建材絕大部分使用檜木,隨處都能聞到淡雅的清香,不過現在是午飯時間,那層薄薄的木材香便被濃郁的茶味飯香掩蓋住了。

 

據說這棟樓分成幾個不同的區塊:一樓和二樓是喝茶吃飯的地方,樓內舉辦的娛樂活動也會在那兒進行;三樓設有包廂,只有特別的客人能進去;四樓和五樓可供客人住宿,六樓和七樓則是姐姐們的房間。

 

樓和樓之間有嚴格管制,只有姐姐可以下樓找客人,要是客人膽敢上樓,會被老闆娘抓來痛揍一頓,很久以前有登徒子親身體驗過幾回,從此便無人敢再嘗試。

 

這是姜赭聽坐在他旁邊的大姐姐說的。大約半個時辰以前,他和八哥跟著師父從後門進到月滿樓,便立刻被迎接到三樓的包廂去了。

 

所謂的包廂,裡頭其實和客房的格局差不多,只是裡頭沒有床舖,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方形大木桌,上頭擺滿熱騰騰的各色佳餚。

 

午間的陽光從窗口曬進來,把房裡照得通明,同時也帶來不少熱度,不過有人貼心地在室內放了一大缸冰塊,頗有消暑的效果。

 

師父說,上戰場前要先和這裡的主人打聲招呼,所以他們現在正在等那位據說揍人很痛的老闆娘,順便享用桌上的大餐。

 

然而美食當前,姜赭居然緊張得吃不太下。他坐在桌子的一側,左右各坐了一個香香軟軟的姐姐,用甜美的聲音回答他問的一些問題。

 

可是問完之後,他就不知道要做什麼了,這種時候師父一定不會救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八哥卻不見人影。

 

他慌張地掃視整個房間,終於發現八哥縮離桌子和人群最遙遠的角落,從頭到尾悶不吭聲,心情極差,但好像不是因為身邊沒有姐姐陪的緣故。

 

相較之下,師父進了包廂以後簡直如魚得水。她坐在一桌的主位,左摟右抱之外,還會不時出言逗一逗她們。看女孩各個笑得花枝亂顫,姜赭對師父的敬意又更上一層。誰說只有男生可以吸引女孩子?姐姐們一樣愛死她了。

 

「對了,我從剛才就在想,妳們家老大今天怎麼這麼慢?」

 

姜破霜話才出口,便有人將房門推開走了進來。那是位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身上的繡花褙子和霞色綾裙看來都是上等貨色。

 

她款步而來,隔著桌子停在姜破霜對面,一邊整理後腦有些鬆掉的螺絲髻,一邊怨嘆道,「抱歉,樓下有事耽擱了一下。」

 

「剛才打架啦?這麼好玩的事情居然沒找我——」

 

「妳還當真唯恐天下不亂哪!臭妖婆,喊妳下樓還得了?那樣其他客人就不用吃飯了。」女子送她一個大白眼,笑罵道,「一陣子沒見了,妳還真的不會老!」

 

「是啊,妳家的娃兒一直問,我告訴她們養顏用的是妖術,她們偏不肯信。」

 

「妳一個人走歪道就算了,少染指人家清純的姑娘。」

 

女子揮手驅趕圍在姜破霜身周的少女,她們笑鬧著跑開,通通圍到姜赭那兒去了。

 

這情形可把姜赭嚇得差點從長凳上跳起來。

 

見他瞪圓雙眼、全身僵直的模樣憨得可愛,少女們起了玩心,紛紛湊得更近,一群人都快貼到他身上了。

 

「我說妳們,別顧著玩小孩,這裡有我在就好,快去其他地方幫忙!」

 

「欸?這麼快——」少女們望向女子,齊聲唉叫。

 

「人多我便依了妳們不成?先好好工作,這幾天多的是時間玩。」

 

看著女孩們掩嘴輕笑的模樣,女子的眼底流轉過一絲溫柔。

 

她又瞧了瞧面前一桌好菜,還有牆邊那一大缸半融的冰塊,讚許道,「服侍得挺妥貼,看來我平常沒白疼妳們。」

 

姜破霜笑嘻嘻地接話,「是啊,我可不能一個人獨佔這麼多好姑娘。妳們先去忙,晚一點我上樓去找妳們。」

 

少女們聽了連聲應好,終於肯乖乖離開。女子於是拉了凳子,在姜破霜正對面翹腳坐下。

 

等姐姐們走光了,姜赭才大大鬆了一口氣。他好奇地轉向女子,問道,「師父剛才說要上樓,可是姐姐們的房間不是不可以上去嗎?」

 

「你師父是特例,誰叫我打不贏她呢。」她打量了坐在她右手邊的姜赭一會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伸手過去輕擰他軟嫩的臉頰,「怎麼?想跟著上去嗎?看在你也姓姜的份上,可以特別通融喔。」

 

「喂喂,別人家的小孩別亂碰!」姜破霜撥了離她最近的盤子到手邊,隨手拈了顆瓜子彈過去。

 

對方側頭閃過那顆瓜子,冷笑道,「妳才沒資格罵我。話說回來,妳也介紹一下吧,這兩隻我都沒見過。」

 

姜破霜沒理會她,先喊了縮在角落的姜翦梅過來坐下,指著女子對兩個徒弟說道,「這位是班玄青,我的一個老朋友。」自己家的招呼完之後,她才回頭向對方介紹,「我家老八跟老九,大的是十年前、小的則是九年前收的。」

 

「妳這兩個徒兒……很特別。」

 

「就是覺得能派上用場,才會特別帶在身邊。」姜破霜開始分別幫愛徒夾菜,眼睛卻是盯著若有所思的班玄青,「出了什麼事?總不會邀我來這兒白吃白住吧。」

 

話到此處,兩個女人忽然陷入一陣沉默。

 

外頭嘈雜的人聲隱約傳進包廂,裡頭則是動筷子的聲響顯得異常清晰。

 

姜赭捧著小碗,偷偷瞄了大人幾眼。他有點想跑到八哥旁邊坐,但在靜得如此詭異的氣氛下,他不敢有太大的動作。

 

「……小紅,過來這邊坐。」

 

姜翦梅怎麼可能沒發現師弟一直往他這邊看?他拍拍自己那張長凳,給師弟一個藉口換位置。

 

姜赭連忙繞過師父,爬上八哥的椅子,後者見他忘了把餐具拿過來,便直接和他用同一副碗筷輪流吃菜。

 

班玄青忽然領悟了什麼,含笑捏了塊糕餅放入口中,和姜破霜繼續「閒話家常」。

 

「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店裡最近無賴多了些,想請妳幫忙治一治。」

 

「哪來的無賴這麼大本事,連妳也陣不住?」

 

「唉,老鼠一隻殺起來容易,怕的是沒死透又招來一群,叫人心煩。」

 

班玄青說著嫌惡地擺擺手,這時一位姑娘破門而入,驚聲嚷道,「大娘不好了!樓下又鬧事了!」

 

聞言,班玄青立即起身,快步走出包廂。姜破霜只道,「咱們跟上!」便拉著兩個徒兒直追上去。

 

從三樓樓廊俯瞰,只見一樓的桌椅像被狂風掃過似的,碗盤碎在地上,和著飯菜的湯湯水水呈現一片狼籍,原本正在用餐的顧客嚇得四處逃竄,逃跑不及的客人連同幾位樓裡的姑娘被捉來當成人質。

 

幾個砸店男人的不可一世地佔據整個飯堂,叫囂著要老闆娘滾出來挑戰。

 

「嘖!剛才那廝真不怕死,居然找人回來胡鬧!」

 

班玄青怒不可遏,捲起袖子就要往下跳,結果被後到的姜破霜按住了。

 

「那種貨色,用不著妳我動手。」她那雙珀色美眸靈動地轉了轉,隨即回頭望向自家的小朋友,露齒一笑,「阿赭,垃圾滿了,幫師父拿出去倒一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蜜果榕 的頭像
蜜果榕

糖果樹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