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漆黑的世界裡,她看見了不曾見過的風景。

 

冰藍色的世界裡,一位美麗的雪精靈少女牽著一個同族青年的手,兩人奔跑在紛飛的風雪中,似乎正在躲避身後皇室人馬的追擊。

 

她認出那位穿著貴族衣裳的少女是自己的母親。

 

而拉著少女奔跑的平民青年,想必就是她的父親了。

 

不久後,畫面一轉,成了一座綠意盎然的森林,還有一棟破舊的小木屋。

 

在她模糊的印象中,那是她小時候跟母親一起生活的地方。

 

然後,她看見大著肚子的母親站在木屋門邊,微笑著揮手向青年道別。

 

可是,青年從此沒有再回來過。

 

畫面再度轉換,她看見嬰兒時期的自己躺在搖籃裡安睡,母親用溫柔的聲音唱搖籃曲給她聽。

 

然而,她像這樣看了之後才明白,沒有烙印在她記憶中的母親的身形,原來是這麼的虛弱而枯瘦;當時看不見的母親的神情,原來是這麼的蒼老而疲憊。

 

這就是原因嗎?

 

一個女人在全然陌生的環境中,獨自生下且扶養一個嬰兒,並且承受著等不到愛人歸來的焦慮,竟會把一位如花的少女摧殘得如此破敗……

 

新的畫面浮現在眼前,似乎是皇室的人員找到山下來了。他們向母親說了一些話,給她看了一本卷軸。那一瞬間,母親疲憊的眼神驟然一亮,但那並非高興的光輝,而是震驚與憤恨交織成的怒火。

 

她彷彿能從中讀出自己父親的不忠。

 

這也是原因吧?讓一個疲病交加、情感受挫的女人,狠心拋下親生女兒的緣由……

 

知道原因之後,她覺得自己可以諒解母親當時的決定。

 

只是,她真正在乎的,也許是母親對她還有沒有剩下一點點的愛?

 

她好想知道這件事情。

 

而這件事情必須等她回到外面的世界,才可能會有解答。

 

所以,她不要再待在這裡了。

 

她要從這個夢境中醒過來,然後,由她自己找出問題的答案。

 

 

✽✽✽

 

 

「小埃、小埃……!

 

聽見熟悉的聲音呼喚自己的名字,茯米埃緩緩睜眼,一張淚汪汪的臉孔出現在她正上方。

 

原本一直擔心見面的時候要露出怎麼樣的表情,但在真正相見的這一刻,她不假思索地露出淺淺的笑容。

 

赫爾辛……妳的頭髮……」她想伸手去摸,一抬手,發現自己身上的鎖鏈已經消失了。

 

赫爾辛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她,緊緊將她抱進懷裡。

 

「小埃、都知道了喔,我――」赫爾辛抽噎地猛吸了幾口氣,還是止不住大哭,只好含糊地嚷著,「對不起!我真的……我……除了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怕我又說錯話害妳傷心可是……

 

「赫爾辛。」茯米埃拍拍她大力起伏的肩頸,流下眼淚的同時失笑道,「口水跟鼻涕都弄到我身上了啦。」

 

「哇啊啊啊!對不起――」

 

赫爾辛慌張地想抽開身,卻被茯米埃回擁得無法動彈。

 

茯米埃恬靜地笑著,在她耳邊輕聲說,「謝謝妳。謝謝妳願意到這裡來找我。謝謝妳在知道我這麼醜陋的嫉妒心之後,還能像這樣緊緊抱著我……

 

「我才是!我覺得妳忍這麼久沒有對我生氣發飆才是奇蹟啊!小埃,我們……還是朋友嗎?」

 

「如果我說不是,妳還肯帶我回去嗎?」感覺到赫爾辛頓時大受打擊,茯米埃趕緊澄清,「傻孩子!妳還當真哪?如果我不把妳當朋友,就不會對妳笑得這麼開心啦。」

 

「嗯!」

 

「我們回家吧。妳知道要怎麼做嗎?」說著茯米埃鬆開擁抱,「對了,剛才有個小男生告訴過我妳來這兒的事情,他現在……

 

她的話語到此打住。

 

循著赫爾辛的視線看去,她見到剛才出現黑洞的地方已經歸乎平靜,剩下渾身血汙的小少年緊閉著雙眼,倒臥在一位褐髮碧眼的少年懷中。

 

 

✽✽✽

 

 

那時候,巡守人給了他三個「破格」。

 

第一個是「事實」,把在魂夢才能看到的資訊,展現在不是鏡之魂的伊瑟嵐和赫爾辛面前。

 

第二個是「探尋」,讓他不用主人的命令,便能進入魂夢中曾蒐集他要的資訊。

 

第三個是「創造」,給予他凌駕於鏡中世界主人之上的能力,讓這個世界在短時間內為他所掌控。

 

每使用一個「破格」,便是破壞魂夢的一項規則。巡守人能做的是讓他實現破格,卻無法免除他的世界降臨在他身上的懲處。

 

他知道自己的魂將會變得脆弱不堪。

 

也許用盡破格之後,他會迷失在鏡之魂最初的源頭――無法寬恕自己的罪惡感之中,再也無法回歸平靜。

 

但他還是用了。

 

不是為了誰,而是「菲因斯」想要這麼做――儘管「菲因斯」可能因此從現世與魂夢裡徹底消失。

 

身上的鎖鏈是他給自己定下的罪過,強行將他拉回最初混亂的精神狀態。

 

意識即將被吞沒的時候,他不禁自問:現在他後悔了嗎?

 

想了一想,有什麼好後悔的?能夠遇見伊瑟嵐這樣的主人,本來就不是他所預期的。

 

能夠以「菲因斯」的身分重生,本來就不是他敢奢望的。

 

『所以,如果非得把某個人賠進去的話,就讓我去吧。』

 

低語之際,他臉上綻開寬心的笑容。

 

他的身體進入黑洞之後,「創造」的狀態便會隨之結束,兩人身上相連的鎖鏈會斷開,所以茯米埃不會跟他一起陷進去。

 

踏進黑洞,代表他的魂將回歸到最初始渾沌的狀態。

 

作為菲因斯所經歷的一切,也會隨之被抹煞殆盡。

 

――菲因斯!

 

忽然冒出來的聲音,來自他此刻最不願、卻最想見到的人。

 

他還來不及感受自己的動搖,便在那人衝上來緊抱住他的瞬間失去意識。

 

 

✽✽✽

 

 

「……菲因斯,還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嗎?」

 

迷茫中,他聽見伊瑟嵐在說話。

 

能夠辨認出主人說話的聲音、感覺到自己正躺在主人的臂彎裡,代表他沒有墮入混亂之中。這讓他感到有些意外,難以言喻的喜悅加深他想回應那些話語的渴望。

 

「在我們剛定契約的時候,我跟你約定好的,我一直都記在心裡,怎麼反而是你忘記了?」

 

……約定?什麼約定?他一時聽不太明白,幸好伊瑟嵐繼續說了下去。

 

「當我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你會跟著我一起離開……」

 

啊啊,他想起來了。那是那孩子少數有點自私的約定,但是對他來說,這個約定無疑是最好的見面禮。

 

「……我答應過你,你會是我最後一個主人。」

 

他終於提起力氣小聲地說話,勉強睜眼一看,只見伊瑟嵐的綠眼微微濕潤,一臉欣喜地注視著他。

 

「在你安息之日,我的魂亦會隨之歸乎虛無,獲得真正的解脫。」

 

與其說是約定,不如說這是他衷心的盼望。

 

讓伊瑟嵐成為他鏡之魂輪迴的結束,將會是他百年來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啊啊啊你們兩個!」赫爾辛把茯米埃攙扶過來,氣呼呼地用手肘頂了伊瑟嵐的肩膀一下,「小菲好不容易才醒來,不要說奇怪的話啦!你們都要給我活得好好的,不准再隨便傷害自己了!

 

「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

 

茯米埃看向菲因斯,後者也看向她,兩人互相凝視了半晌,最後菲因斯氣聲說道,「妳專心想著要帶我們一起回去,這樣就夠了。」

 

「嗯,我試試看。」說著茯米埃闔上雙眼,全神貫注地思考著,甚至下意識默唸了幾次她想做的事情。

 

她的專注在不久後得到效果,四個人的形體在鏡中世界逐漸消失,留下一大片森林的假象,在黑暗的背景中自動崩解離碎。

 

 

 

尾聲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茯米埃在現世中甦醒時,距離從鏡中世界回歸已經三天了。

 

魂體剛回歸血肉之軀,輕微的不適應讓她的動作有些遲緩,她這才發現原來人要活著她必須操縱這麼重的身體,但這樣或許也是一種幸福吧?

 

伊瑟嵐和赫爾辛實際到鏡中世界的時間只有一天半,對身體還不至於造成太大的負擔,魂體回歸後不久就醒了。身體狀況比較好的赫爾辛躺了半天就跳下床守在茯米埃身邊,比較虛的伊瑟嵐則在一醒來就把魔鏡叫出來,再三確認他的魔鏡只是需要休息之後,才乖乖躺回去補眠補了一整天。

 

茯米埃醒來的這一天,小矮人們準備了一頓大餐慶祝,但茯米埃本身只能吃稀飯,因為她久未進食的腸胃承受不了太刺激的東西。

 

他們說,這姑且算是給茯米埃的懲罰,懲罰她用傷害自己的方式逃避問題。

 

不過拿到味道香濃又熱呼呼的稀飯時,茯米埃一點都沒有受罰的感覺。

 

她捧著那碗稀飯,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小口,不由的溼了眼眶,笑道,「好像回到小時候一樣。」

 

赫爾辛坐在她床邊的木椅上,手裡把玩著裝有紅色粉末的小玻璃瓶,「嗯,我還是覺得加辣椒粉應該會更好吃一點,小埃妳真的不試試看?」

 

「不要吧赫爾辛――」

 

「如果想讓妳朋友體驗腸胃不適的滋味,我會建議妳灑多一點。」

 

望著走向他們的伊瑟嵐,茯米埃有些擔憂地問,「你的魔鏡有好一點嗎?」

 

「妳也覺得他雖然可以講一長串話酸人了,可是聽起來還是有點虛,對不對?」

 

……」鏡中的菲因斯送給主人一個大白眼。

 

赫爾辛興味盎然地輪流看了他們二人,湊到伊瑟嵐身邊勾住他的脖子。

 

「伊瑟,我們家小埃不錯吧?」

 

「嗯,是個好女孩。」

 

「既然這樣……要不要乾脆娶回家?」

 

「咦――!」

 

「你這趟成行的原因本來就是討老婆吧?你父母有規定一定要帶個公主回家嗎?就算是這樣,等小埃跟我母后打好關係之後我再去跟老爸撒嬌幾句,她就會變成米契羅的公主囉!」

 

「妳這個邏輯是從哪裡來的啦!我才不要結婚呢。」茯米埃笑得差點把稀飯打翻,「我也不要當公主。米契羅的公主只要有一個就夠了。」

 

「為什麼!伊瑟雖然弱了點但他是個好男人啊!」

 

「我對王子沒興趣,公主殿下妳自己珍藏著吧。」她若有所思地盯著伊瑟嵐的魔鏡手環,勾起頑皮的微笑,「但如果是魔鏡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

 

「咦咦?原來小埃喜歡的是那種類型。那就算了。可是為什麼不當公主?跟我當姊妹不好嗎?」

 

「妳自己不是也覺得當公主很麻煩嗎?想把麻煩差丟給我啊?真是個損友。」

 

……菲因斯,你要不要也考慮一下?

 

在一旁聽著少女們對談的伊瑟嵐,在彷彿能在茯米埃身上看見和自家魔鏡微妙的相似性。

 

我建議你再回床上躺一躺。」菲因斯疲憊地搖頭嘆息。

 

「――那麼伊瑟,小埃不要你欸,所以你要怎麼辦?」

 

「嗯?那就去地圖上薔薇塔看看吧。」伊瑟嵐笑得很自然,顯然一點都不介意被拒絕的事情。

 

或者該說,他從未認真看待討老婆這件事情。

 

「好喔,那我們何時要走?」

 

伊瑟嵐瞪大眼睛看著赫爾辛,「妳也要去?不先處理這裡的事情?」

 

「嘛,也是啦……可是放你一個人走我不安心哪!而且地圖是我拿的,我想去看看薔薇塔長什麼樣子,還有那裡的公主漂不漂亮。

 

「妳就放心跟吧,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茯米埃笑著嘆了口氣,「誰叫我有個任性的朋友呢。」

 

「嘛,這樣也不錯。讓她跟著吧。」菲因斯悠悠說了一句。

 

伊瑟嵐抬起手,凝視著他的魔鏡,含笑的眼眸柔和而深邃。

 

……」菲因斯想問怎麼忽然這麼奇怪地看著他,然而礙於魂夢的規則,他只能以眼神表達他的疑問。

 

他的王子殿下搖搖頭,對他悄聲說道,「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有你當我的魔鏡……真好。

 

 

【全篇完】

 


 

 

魔鏡的爛尾......終究還是貼上來了。

 

這不是我心中理想的結束,講白一點,寫出這樣的結尾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看魔鏡到現在的讀者。

 

但這也算是一個讓我可以停下來好好思考的地方。

 

脫離高中時期,進入大學之後,我發現自己的思考跟看事情的角度改變很多,因此在接續故事的時候出現莫名沒勁的感覺......

 

魔鏡的孩子們,原諒我要把你們放置一陣子,雖然不曉得是多長的一陣子,但我和自己約定過,從守護者開始挖出的每一個坑都要填完,所以我會把你們的故事說完的,無論是以怎麼樣的形式。

 

魔鏡是2013年初開始發表的故事,現在是2013年終,充滿感謝的年終。

 

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很感謝在文章底下留言的人,那些回饋總是讓我充滿力量,每次看著都感動不已。

 

謝謝來看文章的每一個人,我真的很高興自己說的故事可以被看見,謝謝你們願意讀我寫的文章。

 

明年會是我有新嘗試的一年,會在年初寫新的作品,也會繼續厚臉皮地在這裡跟大家說故事。

 

想跟所有看我說故事的大家說,真的很謝謝你們。我覺得身為寫手最大的需要跟感動,就是知道有人在看,而底下出現的就算只是一句短短的話,也足以讓心情在寒冷的冬季溫暖起來。

 

貼這篇文章雖然有點令人沮喪,但想著感謝大家的時候,心裡有著暖暖的感覺。

 

願我之後能夠繼續享受這種幸福  :  )

 

 

蜜果榕  2013.12.23

創作者介紹

糖果樹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