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4轉眼到了年底,年初想在這裡做的事情貌似沒怎麼實現,只能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吧 (笑)

變的也許不是外務,而是人心。促使我放任這裡長草甚至一度關掉網誌,現在忽然決定回到這裡的,都是自己不斷改變的心。

我有一個壞習慣,就是在試圖改變的時候,會不自覺地想要把舊的東西封存起來,向自己強調那種「新」的感覺。

但是當我跌撞幾遭,回過頭來看見這裡的時候,似乎無法像從前一樣,心一狠就把東西全部收拾乾淨。

在這裡相識的人、在這裡留下的字句......也許因為我的任性停擺而失去聯繫,但某天忽然一個念頭想看看曾經的回憶時,我希望這個地方是能夠被找到的。

在舊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的記憶,至少這是我現在的希望。

所以我回來了,並且提醒自己,要珍惜曾經在這裡得到的溫暖,勿忘初衷。

對帳號的整體做了些整理,先不設定未來的方向,但創作仍會繼續。

謝謝你閱讀到這裡,但願此處也能像它給我的一樣,在你的生命裡留下些許溫度。

 

 蜜果榕  2014.10.23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萬聖節!!! 是萬聖節!!!!! 所以糖果樹來發糖囉 也只是例行更新而已吧說好的日呢

** 總之後來變成冒天進度比較快了,但這邊篇幅比較長XD

** 改文幅度其實不大讓我有點爽(?)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 萬聖節快樂!

 


 

第二章

 

為什麼會被叫下樓去?姜赭心裡不太明白,但既然師父都開口了,他還是會乖乖照做。

 

他從他們一開始上來的樓梯原路跑下去,沿路躲開了不少倉皇逃上樓的客人和姐姐,所以到一樓的時候已經有點喘了。

 

剛才是從後門進入月滿樓,他還沒有仔細看過一樓的飯堂,現在只道此處佔地甚廣,光桌椅少說就有四、五十副,還有一個木造的長形大舞台,熱鬧起來一定非常壯觀,只是眼下全被弄得亂七八糟。

 

姜赭快步走向佔領廳堂的四個男人,他們都穿著藍灰色的布衫,各個身材短胖,長得樹鼠目獐頭,尤其耳朵似乎比常人大了一倍。

 

「喂,你說的老闆娘該不會是這個?」

 

其中一個牙齒特大的叔叔指著他,訕笑著轉向另一個臉腫得像豬肝的傢伙。後者應該是早些時候被老闆娘修理過的人,現在連話都吐不太出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姜赭看著他,居然覺得有些心軟,然而,當他看見滿臉驚懼的客人和姐姐們被挾持在舞台邊,他對豬肝臉的憐憫心頓時消失無蹤。

 

不等對方搖頭,他便自己否認,「我不是老闆娘。」

 

「所以那隻母老虎自己不敢下來,就塞了一隻兔崽子來打發我們?」

 

四個叔叔一邊說一邊大笑不止,姜赭聽了皺起眉頭。

 

「老闆娘本來有要下樓的。」見他們無視自己,姜赭深深吸氣,提高聲量大嚷,「老闆娘沒有不敢下來!可是師父叫我下來收垃圾!」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最近來日一下化狐好了......在我還能日的時候(。

 

** 前兩段改文的幅度都不大,有點爽呵呵呵 到後面就有得忙了

  

** 每次都要提醒一下: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可以看文囉^^

  


 

 

 

月滿樓內外的建材絕大部分使用檜木,隨處都能聞到淡雅的清香,不過現在是午飯時間,那層薄薄的木材香便被濃郁的茶味飯香掩蓋住了。

 

據說這棟樓分成幾個不同的區塊:一樓和二樓是喝茶吃飯的地方,樓內舉辦的娛樂活動也會在那兒進行;三樓設有包廂,只有特別的客人能進去;四樓和五樓可供客人住宿,六樓和七樓則是姐姐們的房間。

 

樓和樓之間有嚴格管制,只有姐姐可以下樓找客人,要是客人膽敢上樓,會被老闆娘抓來痛揍一頓,很久以前有登徒子親身體驗過幾回,從此便無人敢再嘗試。

 

這是姜赭聽坐在他旁邊的大姐姐說的。大約半個時辰以前,他和八哥跟著師父從後門進到月滿樓,便立刻被迎接到三樓的包廂去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開坑前先碎念一下。

**  這是我去年消失很久的時候正忙著的事情,大概花了三個月拚完(?) 這部投了2014華文角川,最後女性向複選止步。

**  老實說現在看起來覺得有點恥.....所以終於下決心在這兒貼文的時候,我會修一修稿在放上來,而且應該不會全部貼完因為通宵趕完的爛尾實在不堪入目

**  主角的年齡...主角的年齡......總之這張先照之前的設定,這部我應該會用單元劇的方式呈現所以沒準下一章就長大了(?)

**  女性向,不算BL但應該是基番,不能接受者慎點

**  以上碎唸完畢~  以下進入正文:

 


 

 

第一章

 

 

時間接近中午,蒼穹萬里無雲,熾烈的陽光彷彿能沸騰空氣,連蟬鳴鳥叫在如此燠熱中都顯得越發急躁。

 

 

即使是穿梭在山林之間,日頭的毒辣仍逼得人汗溼衣裳,唯有抬頭望向高處深淺漸次的綠葉細枝,才能感到一絲清涼的錯覺。

 

 

「剛才說的都聽懂了嗎?」姜翦梅拭去前額沁出的薄汗,俯看著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小師弟。

 

 

只見對方乖巧地點點頭,複誦道,「下山以後要跟緊師父,要是有奇怪的叔叔或阿姨靠過來就趕快跑走、摸上來就直接打跑他。八哥說的我都聽明白了

 

 

孩子白嫩的小臉因為天氣熱而透出淺淺的紅暈,一雙偏褐的黑眼睜得老大,彷彿兩面水鏡閃爍著晶光。

 

 

姜翦梅皺眉看了半晌,忍不住搖頭嘆息。

 

 

「再加一項,上街以後不許亂看。嗯……也不許亂笑。」說著他轉開視線,眉頭依舊沒有鬆懈下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