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懷著忐忑的心情,伊瑟嵐踏進了米契羅的宮殿,意外的是,廳堂內只剩下動不了的樑柱雕紋,能展耀國力的華麗裝飾全都沒有出現,連王坐都被換成沉重的靛色,素淨得儼然守喪一般。

 

這顯然不是大廳原始的模樣,因為赫爾辛自己也是滿臉驚訝。伊瑟嵐猜測可能是她出事之後才特別弄成這樣的,可見國王當時有多麼悲傷。

 

緩步跟在皇后後頭,伊瑟嵐都還沒看清國王的人,赫爾辛便鬆開他的手,向前飛奔而去。

 

「爸爸!」她一個撲跳上前,撞進已經站起身來、張開雙臂等待的男人懷裡。

 

國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牢牢地、緊緊地抱住女兒。

 

伊瑟嵐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來此刻他不是慈愛地笑著,就是感動得喜極而泣吧!

 

「爸爸,你長了好多白頭髮、也少掉好多頭髮喔!再這樣下去要禿了喔?」

 

赫爾辛仍舊不看場合說話,不過國王陛下完全不以為意,放開女兒之後只管凝視著她,彷彿怎麼看都看不夠似地頻頻點頭。

 

「長大了,真的長大了啊……」他喃喃低語了半晌,發現女兒一直盯著自己的腦袋看,才想起要回應她的問題,「都是因為擔心妳,妳再晚點回來,爸爸的頭髮就掉光了。」

 

赫爾辛試著想了一下那個畫面,立刻決定轉移話題。她跑到伊瑟嵐身邊,搭著他的肩膀笑道,「對了爸爸,他叫伊瑟嵐,是我新交的朋友!」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米契羅位於冰雪森林南邊,冬季時分,此地與其他北方國家一樣嚴寒,但相較於冰封於雪底的森林,這裡的天氣和諧多了。

 

他們抵達的時間接近中午,比預期的快了一些。大約是因為冬季天亮得晚,市街上有許多店家才開張不久,附近人也不多,正好遂了伊瑟嵐的願。

 

現在他這一身行頭、加上身前那位貌美如花的公主,叫人想不多看兩眼都難。光是被路上少少的人行注目禮,伊瑟嵐就覺得背脊發涼,赫爾辛倒是顯得淡定多了,或者該說她絲毫不在意人群的關注。

 

此刻盤聚在她腦中的念頭,大概只剩下如何搶到騎馬的主控權。她從出發後沒多久就開始不太安分,只能側坐在馬背上讓她覺得很無聊,便一直在伊瑟嵐的雙臂中間扭來扭去、討價還價。

 

「伊瑟嵐,換我騎了好不好?」

 

「妳的裙子太長了,沒辦法跨馬啊。」

 

「那、那你不是有帶劍嗎?我把裙子割掉,你讓我騎好不好?」

 

「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不然怎麼辦?你又不直接讓我騎!你騎的跟烏龜一樣慢。」

 

「騎太快的話我怕奶布會受傷,因為牠很少載兩個人。」

 

「好吧,看在馬兒的份上就慢慢騎。那換我慢慢騎!」

 

「已經可以看見前面的城堡了,再忍耐一下,好嗎?」

 

菲因斯十分佩服伊瑟嵐居然沒被這丫頭吵死,言語間甚至找不到一絲厭煩的感覺。他偷瞧了自家主人一眼,後者一臉哄小孩的表情,似乎不認為重複回答差不多的問題是一件令人煩躁的事情。

 

如伊瑟嵐所言,城堡在他們眼前愈漸清晰,寶藍色的屋頂輝映著日光,白色外牆如冰雪般晶亮。門口的衛兵正在開城門,想必是遠遠認出了公主的身影。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