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怎麼看起來悶悶不樂的?不喜歡我挑的故事嗎?』

 

知道他幾乎失去視力,他總是以柔和的嗓音、伴隨著呵護備至的撫觸,使他的心為之悸動。

 

被輕輕捏了一下臉頰的他,耐不住湧上心頭的羞怯,只好低下頭,悄聲埋怨,『有聽不懂的字……』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呢?』摩娑著他的小腦袋,他受不了他臉紅困窘的可愛模樣而輕笑出聲,『聽不懂的問我就好啦。』

 

『就知道你會笑我……』

 

『好嘛、對不起,我不笑了。哪個字聽不懂,可以告訴我嗎?』

 

他那略帶懇求的語氣,總是令他無法拒絕。

 

『……吻是什麼意思?』他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這個問題讓他怔了一下。原本想要指書上的插圖給他看,隨後他憶起他看不見。

 

這個單詞難以用言語表達。

 

他笑了,輕輕捧起他白得十分脆弱的小臉,柔聲說,『吻哪,就是這種感覺喔。』

 

接下來,他只覺兩瓣溫濕的軟物覆上他的唇,彼此氤氳的吐息、燒灼的體溫、噗通的心跳,一切都比平常更顯清晰……

 

如此的……清晰——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媽媽曾經萬般告誡,求婚的時候絕對不能看小抄——父王好像就是因為看小抄被媽媽嫌了一輩子——可是他台詞還沒背起來、不,是根本連一點點求婚的準備都沒有啊!

 

「那是什麼東西?我要看!」

 

赫爾辛突然的出聲和接近讓伊瑟嵐從恐慌中回神。

 

他一把握住赫爾辛伸過來的手,懷著反正都要死一死不如死得轟轟烈烈的心情,深深吸了口氣。

 

「我美麗的……赫爾辛公主殿下!」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位身著褲裝的少女,在皇宮裡的武器間把玩兵器。那是赫爾辛公主,一頭及肩的長髮依舊烏黑柔亮、嘴唇赤紅如血,皮膚即使不能說是潔白若雪,卻也稱得上粉嫩可愛。

 

奇怪的是,縱使無法挑出容貌上的缺陷,她看起來就是沒有現在這般美麗。

 

是什麼樣的魔力讓她變得如此完美?房門被推開的瞬間,那顆散發綺麗魔光的紅蘋果,彷彿給出了無聲的解答。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