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惡搞+宣導  

完結感想和分享什麼的下禮拜才能放上來,我只是不甘寂寞的改了YiGa畫的海報(不少......)

總覺得我有義務宣導一下......咳!總之就是這樣。

真正的圖也是下禮拜會一起放上來,敬請期待(?)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空黑得像被潑了墨,淡筆刷上了幾抹灰雲,猶如他剛到這裡的時候。

 

禮服的裙襬隨風飄揚,有點妨礙行動,於是他隨手從腰帶抽出一把小刀,把長襬割成短裙的樣式。

 

拂面而來的風,似乎不若先前那樣冰冷刺骨,只是不斷將他輕輕的向後推。

 

是心理作用吧?

 

他忍不住伸手輕觸流動的空氣,那始終環繞在他身周,柔和阻擋他前進的風息。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件事情發生在一個看似與平日無異的夜晚。

 

雖然一如往常在孤的房間裡陪她讀書,我的心裡卻想著別的事情……或許孤也一樣吧!

 

因為隔天是她的九歲生日。

 

我正思索著該如何幫她慶祝,忽然伊爾爸爸撞開房門衝了進來,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

 

他要我跟孤整晚都不要離開房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開門。

 

然後,他又匆匆忙忙跑出房間,離開前不忘交代我把門鎖上。

 

無論有什麼人來敲門、聽到什麼聲音,都絕對不可以離開房間。

 

「喀」的一聲,門鎖上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的房裡,我回過頭,發現孤也看著我。

 

交換了同樣錯愕的眼神,那一夜,恐懼讓我們無法入眠。

 

隔天早上,我悄悄溜出孤的房間,傑諾爾大宅反常的一片死寂,屋內沒有一絲光線。

 

伊爾爸爸不見了。彌雅小姐也不見了。

 

而孤的父親——勞倫.傑諾爾先生,卻提前回來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哦?今早不回來了?』

 

「嗯……因為……」

 

『解釋什麼的就省了吧,我大概能理解。不過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吧?我說了那麼多你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我知道。」

 

『唉,那好吧,有事記得聯絡我,通信器不要一天到晚關著。』

 

「……好。」

 

結束和蘭茵的通話後,艾爾漣把通信器隨手扔到地上,一腳踩碎那黑色的小薄片。

 

 

今後不會再用到了。

 

因為,下一次,我只想和你面對面說話。

 

 

從褲袋裡拿出蘭茵送給他的娃娃仔細審視一番,儘管昨夜一片腥紅,這娃娃仍是乾淨如新,因為是用特別的布料做的。

 

或許,蘭茵在他心中的感覺,就是像這樣吧。

 

艾爾漣將娃娃放在房裡的檀木桌檯上,旁邊的穿衣鏡映照出一塵不染的地面和牆壁,還有擦得亮晶晶的家具擺設,就像是剛掃除完的樣子。

 

而在房間內側,黑色床鋪上躺臥著一位少女,若不是白衣上的大片乾涸轉黑的血污,她看起來就像個純潔美麗的天使。

 

含著笑,靜靜地沉睡,彷彿夢著幸福的夢。

 

他走回床畔,傾下身,吻了床上少女的額頭一下。

 

「早安,孤。」他像和煦的暖陽一般,笑著悄聲說道,「我們去找彌雅小姐跟伊爾爸爸吧。」

 

艾爾漣將少女抱離床鋪,放入位於房間中央空地上、他昨夜把家中所有能用的材料都拿來做成的簡易棺木。現在的傑諾爾大宅,跟記憶中有許多不同,大概是因為火災過後重建的關係。

 

不過,唯有孤的房間,在擺設上沒有太大的差異。

 

是因為怕他回來之後,會看不習慣的關係吧?

 

他將她略略凌亂的髮絲梳理整齊,輕輕摘下她髮上的蝴蝶結髪飾,緊握在手中。

 

「這個……先還我一陣子,好嗎?」

 

明知道對方不會回應,他還是等了一會兒,才不捨地替木棺加上一層厚厚的棺蓋。

 

烈火紋身的痛楚亦隨著復甦的記憶被喚醒,他記得清楚,所以不忍看見愛人的身體直接在他眼前化為灰燼。

 

 

要用多少溫度的火焰,才能燒盡我對妳的愧疚和愛惜?

 

上次浴火讓我們分別七年,這次浴火……即是永世的別離。

 

 

艾爾漣讓右手再度變形,這一次出現的並非劍刃,而是可以噴發出烈焰的火槍。

 

闔上眼睛,催動武器的開關,房裡霎時被灼熱的空氣猛地填滿。

 

這種高得讓人無法喘息的溫度,以及火燒器物的味道,原先也已遺忘,而今卻顯得歷歷在目。

 

那時候,他還不叫做艾爾漣。

 

那時候,他的名字,叫做漣.凡洛德——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