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艾爾漣趕到孤的房間下方時,正好撞見身穿短洋裝和黑涼鞋、背著斜肩皮包的傻女孩,瀟灑地從窗邊往下跳。

 

他連忙一個箭步上前,兩腳向上一蹬,在半空中截住少女,讓自己墊在她下方落地。

 

「幹嘛妨礙我!」孤發出不滿的叫聲。

 

「妳會摔斷腿!」艾爾漣不甘示弱吼回去,氣呼呼地拔掉假髮,往附近的矮灌木叢一扔,「不是答應過不再傷害自己了嗎?」

 

「這哪是什麼傷害自己……別這麼婆婆媽媽,快走吧!不然會趕不上公車喔!」

 

孤從他身上跳下來,故意粗魯地拉他起身。

 

「沒搭到這班的話可要等到中午呢!快快快!」

 

艾爾漣還沒弄清楚狀況,便被孤拉著往外衝,路線恰好與他初次潛入的那次相同。

 

「為什麼要用這麼久以前的交通方式?」

 

現在隨便一種方法都比搭公車快多了,能源車之類的交通工具也比較容易取得。而且……

 

為什麼眼前的少女能夠完全無視自己飛揚的裙襬,頭也不回地向前狂奔?害他都不敢把視線往下移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陪在我身邊——」

 

 

當時,孤是這樣跟他說的。

 

細細整理他們從相識以來的記憶,艾爾漣伏在小方桌上,呆望著前方帳篷單調的色布出神。

 

那次事件之後,孤不再找他比鬥切磋了。每晚赴約後成了小女生最喜歡的換裝時間,不過換上漂亮衣服的人並不是孤。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剛醒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被那些齷齪的男人幹了什麼不堪的事情。

 

直到她發覺床單被褥的顏色和氣味是如此熟悉時,孤才想起自己已經回到家了。

 

頭痛得像是有人拿針在裡面亂戳,但還勉強可以忍受。腦袋比較清醒之後,一股發自身上怪味讓她不由的蹙起眉頭。

 

 

昨晚該不會吐了吧?

 

 

想到這裡,她不禁打了個冷顫,現在只想立刻衝進浴室好好洗個熱水澡。

 

正想起身之際,她發現自己的行動居然受到了限制。

 

孤這才認真打量起自己身上的樣子。她的衣服被換成了平日常穿的黑色長睡袍,雙手卻沒有好好套進袖子裡,磁釦也被扣得亂七八糟,連剛學穿衣服的小孩手法都比這高明。

 

與其說是被穿上了衣服,不如說是被用衣服裹起來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本想說就讓這一天悄悄過去,但果然會有種不甘心的感覺......

還是忍不住發一篇短短的標記文。

守護者計劃一週年囉!感謝在這孩子坎坷的成長過程中,看著它的人!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距離第一次踏入孤的閨房,已經過了兩個多星期。

 

這一夜,艾爾漣照例依約從窗口跳入房間,發現裡頭竟然空無一人。

 

之前的每一個夜晚,少女總會帶著深不可測的笑臉在漆黑的房裡迎接他,並用甜美的聲音提出過招比劃的要求。

 

沒錯,兩個禮拜下來,他們一直都在打架。打完了孤還會再邀他過來,然後……繼續打架。

 

藉由比武探出對方的實力和破綻以伺機暗殺,成了艾爾漣每晚出差的理由,但孤很明顯就是打著玩的,艾爾漣也不曾用過全力,兩個人就這樣白白浪費光陰,一點收穫也沒有。

 

倒是這樣吵吵鬧鬧了十幾天,居然也沒有其他人上樓詢問,據孤的說法,是因為這棟大房子只住了她和一位保鏢,除非罪有特殊活動才會借用這裡的場地。

 

至於那位保鏢,孤淡然表示她下了「敢上來就宰了你」跟「敢告訴老頭就宰了你」的指示,而前者還真的這麼乖乖聽令,讓艾爾漣不禁懷疑她以前是不是真幹過這種事情……

 

說起來,和孤相處也有一陣子了,他仍像初次見面的時候一樣,對她懷著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然而這份莫名的熟悉感,始終被鎖在腦袋的最深處,怎麼樣也喚不醒、撬不開。

 

難得能在房裡安靜待著,艾爾漣環顧四周,觀賞著以黑色基調為主,簡單而古典的擺設:一張黑檀木桌檯靠在房間左側的牆邊,它的左方擺了墨色金屬框架的穿衣鏡,右方則有一扇通往浴室的窄門。窗戶和房門正面相對,中央留下一片空地,若不是孤今天沒有出現,他們早就開始在這兒比試過招了。房間右側則有同樣木質的大衣櫃,緊鄰鋪著黑色床單的單人床……

 

令艾爾漣意外的是,那只黑白相間的蝴蝶結髮飾,竟悄悄被安放在枕頭旁邊。

 

記憶中,孤似乎每天都戴著它,為什麼今天會突然拿下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按耐不住內心的焦躁,他開始在空地上踱步,忽然,樓下傳出巨大的聲響。

 

他停下腳步,仔細一聽,發現說話的人有兩個。

 

是孤跟她的保鏢。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啊……到底是我殺人還是你殺人?」

 

他帶著溫柔的笑,用衣料擦去手上血污,潔淨的掌心撫上我的面頰,指間輕輕掠過我眼下的皮膚。

 

他總是能知道我什麼時候哭泣。縱然我早已經忘了眼眶濕潤的感覺,他仍會靜靜陪在我身旁,為我拭去看不見的淚水。

 

「茵……我們、我們不要回去好不好?不要再殺人了……好不好?」

 

他只是看著我,深深地凝視我半晌,隨後綻開淒涼的笑容。

 

像一朵浴血盛開的鳶尾花。

 

「可是我要你活下去。」

 

不容反抗的語音在我耳畔響起。

 

『活下去。』

 

彷彿與另一種聲音交錯相疊,這話中帶有的強勢和堅定震得我頭痛欲裂。

 

活下去……

 

 

「啊……!」

 

艾爾漣猛然驚醒,下意識往腰際一摸,才想起他的布偶被拿走了。

 

自責之餘,他瞄了身邊的同伴一眼,確認對方睡得正熟,才悄悄起身,簡單著裝之後溜出帳篷。

 

要是被蘭茵知道他正偷偷跑去跟敵人會面,鐵定會被狠狠臭罵一頓,但他還是無法把昨天的事情放著不管。記得小時候一個人執行任務、很想逃走的時候,娃娃就像朋友一樣,給予他完成任務的力量,如果沒有娃娃的陪伴,或許他連走到今天的勇氣都沒有。

 

晚風沁涼,星空像昨日一樣澄澈美麗,艾爾漣一面思索對策,一面加緊腳步往古堡的方向奔去。

 

距離約定的時間,剩下不到十分鐘。

 

 

◆◇◆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