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開頭點名~ 冰雨!新年快樂!

*** 本篇BL有,黎燁X洛亞,甜文,不喜者慎入。

*** 這次想換個更新方式,寫好一個小段之後貼上一個小段,開頭不算一共有三個小段,約一小時貼一小篇在本文,預計2012/1/1/00:00  以前貼完~

*** 祝大家新年快樂,新年新希望通通實現吧!

****** 2012/1/1/12:25 整整遲了25分鐘哪......(而且好像還沒寫到很多的樣子)

新年快樂!加註一下,本文跟正篇沒有實質關聯唷!( 羞/// )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思艾亞?」

 

「我、我沒事……你們先不要過來……」

 

思艾亞的聲音聽起來很健康,但她的姿勢卻是所有人中最奇怪的,而剛才那樣慌張的驚叫也很難讓人相信她沒有問題。

 

「妳先起來,讓我們看看妳有沒有受傷啊。」

 

「嗚……請你們先離開!我真的——

 

「我懂了。」黎燁霎時領悟出什麼般,揮手作出驅趕貌,「你們這些臭男人,還不快點閃邊去。」

 

為什麼是我們?你自己還不是臭男人!

 

「思艾亞乖,告訴黎燁姐姐在哪裡好不好?」

 

不要以為用女音講話外加自稱姐姐人家就會上當,無論再怎麼像女人,都改變不了你是男人的事實。

 

「唔……從胸口開始,很長一條……」

 

當思艾亞小聲坦承之後,其他三人先是完全狀況外,接著反應過來的席安幾乎是帶著心碎的哽咽高聲追問,「傷口從胸口開始、很長很長一條——

 

其他兩人因此倒抽一口涼氣,而唯一弄清狀況的黎燁,只能以心死的眼神憐憫那三個臭男人。

 

「……思艾亞的衣服破了,有誰可借她一件應急?」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狼殿的早晨,充滿了聖徒晨練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這些聖徒是巡守隊的一員,和一般管行政的人員不同,負責維護國家治安,每天除了早、中、晚會有固定的巡邏行程,還許多不定時的視察活動。

  

今天早上輪到第一小隊執勤,他們是巡守隊中最強、最有紀律的一群,而他們的隊長自然是巡守隊中的老大,地位在天狼殿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了大殿長之外沒有人敢惹他。

  

而今天,大殿長罕見地把他傳喚進辦公室,說是有急事找他。

  

「今天巡邏的時候,你獨自繞到海邊看一下。」大殿長嚴肅地說道,「那裡出現異常的能量,幫我確認它的來歷。」

 

「就這樣?」

 

「如果你的隊員問起,你就說……」

 

「他們才沒那個膽。」小隊長痞痞地掏了掏耳朵,「問我者死,命令下去就得了,沒事的話我走囉。」

 

「自己小心點。」

 

由於下屬太兇狠,上司該有的威嚴被削弱了不少,但大殿長其實不太在乎這些。

 

他現在只覺得第一小隊的隊員要倒大楣了,所以默默低頭對他們施予祝福。

 

***

 

是誰?是誰在叫我……

 

洛亞勉強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蕩漾著淺藍色光暈的世界中。

 

他的身邊蹲著一個人,在看清楚對方的臉之後,洛亞嚇得整個人彈了起來。

 

「阿阿阿、阿飛?」

 

「你終於醒啦,洛亞。」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牠想往回飛告訴黎燁有異狀,卻先聽見思艾亞驚惶的叫聲。

 

「洛亞快回來!不要再前進了!」

 

但是她這句話出得太晚,已經無法挽回環境發生的改變。

 

四周的氣場開始發生改變,龐大的壓力籠罩他們,空間變得扭曲、混亂,好像有個無形的框架將他們困住。刺眼的紅光讓他們幾乎睜不開眼睛,高頻率的聲音鑽入耳裡,令人想要崩潰大叫。

 

席安已經受不了了,痛苦地發出呻吟,葛雷伸手握住他,自己卻也咬緊牙關,似乎是忍著不叫出聲音來。

 

思艾亞拋了幾個攻擊性的高階魔法轟炸鎖住空間的屏障,卻一點效果都沒有。她接著嘗試高階的隔離魔法,發現能達到小幅度的效果,便朝籃子裡丟了兩個,再對黎燁拋了一個,至少能紓緩他們的痛苦。

 

然而光是這樣,她的體力就要用盡了,現在只能勉力維持翼咒,也不知道能夠撐到什麼時候。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的驚人之語讓被點名的四個人霎時腦中一片空白,最快反應過來的黎燁立刻護住其他三人退了一小步,眼神比方才更加警戒。

 

「妳到底是誰?」

 

居然能夠看出他們的身分,無論是猜的還是預先得知都非比尋常。

 

「我承認有事相瞞,而我也不打算現在坦承。但是請放心,我不是敵人,而且就現在的情況看來,我認為自己有能力協助你們。」

 

思艾亞有答等於沒答的回應讓黎燁開始低頭想事情,其他三人則還在討論身分曝光的事情。

 

「真的有那麼明顯嗎?」席安拉著自己的黑袍,似乎是格里斯曾經交代過身份不能曝光,他緊張得快要瘋掉了。

 

「不可能啊,我在外頭逛了一輩子都沒人發現我是小天鷹,搞不好連我是神殿來的都不曉得。」洛亞不以為然地說道,完全無視自己身上穿著有神殿標記的長袍,和平常在外頭亂逛穿的平民服有天壤之別。

 

不過會因為服裝完全跟平民融為一體的神職人員,大概也只有洛亞而已了。

 

「但縱使我們穿著神殿的衣服,一般人最多也只能推出我們是從神殿來的,她卻看出我們不是人類,這似乎……」

 

葛雷沒有把話說完,倒是黎燁的思考先有了結果。他對思艾亞綻開燦爛無比的笑容,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通常有幸目睹這種表情的人,接下來都會有不幸發生。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也是到剛剛才想起這件事情。既然如此,變成我要一次載三個……」

 

「是兩個。我自己飛不成問題。」反正也沒聽說火會藉由空氣燒到別人身上,只要飛的時候小心點,不要離彼此太近就好。

 

「但還是很重啊!你這樣太累了,難道沒有別的方法嗎?」

 

葛雷顯然相當不贊同,但黎燁只是笑了笑。

 

「體力方面我頗有自信,雖然速度可能會慢些,但安全不會構成問題。若是想幫忙,只要你和席安從內部同時使用飄浮咒,就能減輕不少負擔了。」

 

「我也可以御風啦。」洛亞討厭這種無法參與的感覺,因而發出不滿的叫聲,「別以為我不能跟你們一起飛,就像個廢物一樣什麼都做不了。」

 

「好,我知道。」黎燁用一聽就知道是在敷衍的語調哄完洛亞,隨即一個旋身,從立即從附近傳出枝幹斷裂的聲響判斷,大概是射了什麼到樹上去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席安手上捧著一隻打著粉色緞帶的彩蝶星星,是他跟葛雷挑了很久之後選出來最可愛的,但其實每一隻的表情都一樣欠打,只是翅膀顏色分別代表不同的涵義而已。據說這隻粉色翅膀的是戀愛星星,可以招來好姻緣,不過黎燁明明就是隨便撈都有一打女人或男人願意跟隨他的傢伙,也不知道他們是想讓他安定下來,還是純粹喜歡粉紅色罷了。

 

重點是,在本地買本地貨送給本地人……這種行為完全沒有意義吧!

 

「這個是一點微薄的心意,謝謝你幫了我那麼多。」

 

「很可愛吧!很像你對不對?」

 

——童言無忌!葛雷誠懇的語調已經夠絕望了,席安你這樣更令人崩潰啊。

 

黎燁什麼都沒說,只是高雅地笑著收下禮物,摸摸席安和葛雷的頭,像是在嘉許做好事的小朋友,而小朋友本身也莫名奇妙地開心了起來。

 

不過黎燁……你眼裡的神采是憐憫吧?憐憫得這麼明顯,你是在哀悼他們的行為還是審美觀?

 

「洛亞不是也買了東西要送給黎燁嗎?」葛雷縱使被摸頭摸得受寵若驚,也不會忘記被晾在一旁的朋友。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走出彩蝶殿的時間是當天中午,一行人已經帶著自己的行李,預計今天就啟程,約三天後可以抵達拉努。

 

「真的都不用理聖徒他們了嗎?」這回良心發現的是席安。

 

「沒關係,死不了。」黎燁則完全得到了絲蕾奈的真傳,泰然自若地講出如此狠心的話語。

 

他們來到彩蝶殿附近的市街,據說是燦華國內最熱鬧的商圈。黎燁領著他們到街區中央,看他們三個好奇地四處張望,便主動提議,「我去幫你們張羅旅行會用到的東西,你們自己去逛逛,不要離開這條街。」

 

「好!」洛亞和席安一看就知道很愛玩的模樣。葛雷雖然沒有大喊出聲,但從他驚喜的眼神便知道他急欲探索新世界的渴望。

 

他們三個很快就一起走了,完全忘了問黎燁在哪裡會合、或是怎樣才能找到他。

 

不過無妨。反正他們三個的裝束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在燦華的人群中,看起來忒顯眼的。

 

 

被譽為星象之國的燦華,以彩蝶殿為中心發展天文觀星的學術研究,除了有許多先進的觀星器材在街上展賣,連飲食、服飾、玩具等,無一不和星星的形象有所關聯。

 

在燦華最繁榮的商業街特別可以感受到這樣新奇的連結,除了本來就有形狀的水果之外,無論是麵包、飯糰、烤餅甚至是飲料杯,五芒星的造型幾乎無所不在。

  

這時候,席安和葛雷好像被某個東西吸引住了,在一家店舖門口停了下來。已經超越他們很多的洛亞只好摸摸鼻子往回走,兩人的對話在他耳中漸漸清晰。

 

「葛雷你看、你看!那些娃娃好可愛唷!」

 

「真的耶,第一次看見呢。」

 

「我們進去看看好不好?一起進去嘛!」

 

兩個涉世未深的小白痴,那家一看就知道是貴得要死拿來騙觀光客的精品店啊!真的要進去嗎?

 

「啊,洛亞也一起來呀!」

 

喂喂,你們好歹先問問我的意願吧?哪有這樣一人一隻手把我拖進去的啊!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個,請問……這樣直接出來,就可以了嗎?」

 

右邊傳來葛雷的詢問,聽起來大概是他臉整個紅了的時候會出現的聲音。洛亞好奇地從門縫偷窺外頭的動靜,看見葛雷扭扭捏捏走出來的時候差點岔了氣。

 

他穿著一身淡玫瑰色女裝,襯托出大量裸露的白皙肌膚。纖瘦的臂膀纏繞著細細的紅色絲帶,在裙襬飄逸的荷葉邊只遮蓋到大腿左右的情形下,讓他不由的呈現內八字的站姿,搭配上紅通通的清秀臉蛋和水汪汪的碧眼,簡直就是個含苞待放的嬌羞美少女!

 

「哦,挺好看的。」

 

黎燁,這句話說得太婉轉,瞧你看得眼睛都亮了,那分明就是挖到極品的表情。

 

「真的嗎……?」葛雷勉強擠出笑容,「那麼、我是不是能夠換回……」

 

「不行!」話才出口,絲蕾奈立刻察覺自己激昂得太明顯,趕緊改口,「我是說……等大家一起換回來不是比較好嗎?」

 

「好像也是……」說著葛雷蹲下身來,讓裙襬拖地罩住他的腿,看來是無法習慣下面空空的感覺。

 

此時左側更衣室也有了動靜,是席安從容開門走出來的腳步聲。

 

「哇,葛雷你好可愛唷!可是為什麼要蹲在地上呀?我也要嗎?」

 

席安的衣服隱約看得出是褲裝,但是在層層黑蕾絲的堆砌之下,褲裙的痕跡實在是太不明顯了,再搭配上衣的墨色薄紗裝飾,看起來反而更像洋娃娃身上穿的小禮服。像這樣的衣服套在高挑精實的席安身上,視覺上只能說……很微妙。

 

絲蕾奈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低聲評論,「嗯……穿起來比你爸好看多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彩蝶殿有個沒有列入觀光手冊的地下特色,那就是密道很多。

 

從廚房道絲蕾奈房間,短短不到三分鐘的路程中,黎燁便三番兩次地警告洛亞等人,走路的時候不要離他太遠。

 

「深殿是密道網絡最複雜的場所,在這裡隨便碰到一個牆上的凹洞,都可能誤觸密道的開關。」

 

葛雷和席安本來就是會好好走路的乖小孩,他這句話主要是講給洛亞聽的。洛亞也難得沒有做出故意不聽話的幼稚行為,只是悶悶地在後頭快步前進。

 

好不容易終於通過那條危機四伏的走道,黎燁推開一扇綴滿玫瑰花浮雕的金屬門,兩大排整齊華麗的衣物搶進視野,而坐在門後悠閒翻著文件的絲蕾奈,正是這些衣物的主人。

 

她聽見開門聲後徐徐抬頭,僅僅一個動作,就足以讓她看起來彷彿誤入凡間的仙子,雖然嚴格來說她本來就是女神一類不該頻繁出現在人間的存在。

 

「小燁,我要的東西呢?」

 

她笑吟吟的詢問讓黎燁輕輕挑眉,卻又在轉瞬間綻開高雅的笑容。

 

「哎,我居然忘了。」

 

「真是令人傷腦筋的孩子,現在去拿來給我吧。」

 

「是,母親。」

 

黎燁將其他人安穩地送進房裡坐好之後,在絲蕾奈笑盈盈的注視下,面帶毫無破綻的笑容靜靜離開了。

 

基本上洛亞從進到這個房間之後就渾身不對勁,內心泛起一股說不上來的危機意識,看到那兩張完美無暇的笑臉之後,他更加確信待在這兒準沒好事發生。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退後!」

 

葛雷高喝一聲,火炎劍的劍氣就這麼橫掃過來,幸好席安速度夠快,拉著洛亞及時躲開這次攻擊。

 

「死了嗎?」他檢視牆壁防護上冒著煙的焦痕,手中的火炎劍攢動著熱烈的光芒。

 

「在那裡。」黎燁在出聲同時又連發了數根元針過去,沒想到都被那隻蟑螂矯捷地閃開了。

 

……所以現在是什麼情況?你們用了那麼多那麼強的招式,居然宰不掉一隻蟑螂……?還有葛雷,你那隻火炎劍是怎麼回事?它看起來好興奮哪,興奮到一直噴出火燄,好像你們打的是什麼魔王級的高手一樣。你拿它切蟑螂難道它不會生氣嗎?還是在它眼裡蟑螂的等級其實比香蕉還要高很多?

 

「難纏的東西。」黎燁緊盯著目標物,將手由領口伸進衣服裡,從胸部的地方拉出一條金光閃閃的帶狀物,「要不是非得滅口,也不必委屈我的穿星線。」

 

那怎麼看都是鞭子吧——你到底把它放在哪裡啊——

 

「啊,那就是黎燁的武器吧,穿星線聽起來好可愛唷。」席安悄聲讚嘆道。

 

用不著你說,我也看得出來那是武器。不過兩位兄弟,你們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不過是隻蟑螂,牠——!我彷彿看見牠蜷縮在角落全身顫抖,你們要殺就殺得乾脆一點,不要一直用刀光劍影來驚嚇人家!

 

接著黎燁拿著他的穿星線,狠戾地朝那隻蟑螂抽去,牠趕緊飛起來,原先停留的地方擦出深刻的鞭痕。揮空之後黎燁決定改用捲的方式,瞄準飛行的蟑螂又是一鞭,但不知該說那隻蟑螂運氣太好還是太差,居然又被牠逃過一劫。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蟑螂。」

 

低沉男嗓傳來的同時,廚房瞬間蒙上一層灰色的防護罩,除了所有的桌椅櫥櫃都被嚴密地覆蓋,更把所有的出入口封得死緊,整間廚房彷彿成了一個長方形的密閉箱子。

 

「現在是怎樣?」

 

洛亞驚恐了,葛雷跟席安也被黎燁突如其來的怪異舉動嚇到說不出話來。

 

「抱歉,我逕行封了出口,你們恐怕暫時出不去了。」說著他將自己的元凝聚成尖銳的飛鏢型態,美麗的五官充滿嚴峻的肅殺氣息,「先在這裡待一下,離我遠一點,不然會受傷。」

 

「有這麼嚴重嗎?」洛亞還是頭一次看見有人用如此憎惡的眼色瞟視一隻蟑螂。

 

「十年前,還沒有這間廚房的時候,曾經在彩蝶殿內殿出現一隻蟑螂。」黎燁粲然一笑,絕麗的丰姿卻令人感到一陣毛骨悚然,「母親一怒之下,把半座內殿的屋頂掀了。」

 

噢。好,我完全了解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那樣笑?我覺得葛雷和席安快要哭了。

 

「這次我要私下解決,所以對廚房施了高階的防護術,同時具有良好的隔音效果。」他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奪目,語氣也轉而無比輕柔,「只要你們不說,母親是不會發現的。」

 

我想也沒有人白目到會去跟絲大姐講這種事情。話說你居然為了保住廚房用這種方式恐嚇朋友,你難道不曉得這恐怖的影響有多麼深遠嗎?那燦美如華的笑靨已經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跟斯里格一樣成為夢魘揮之不去了啊!萬一有一天你懷抱斯里格對著我那樣笑的畫面出現在夢境裡,我一定會跟你索求巨額的精神賠償!

 

洛亞用力揉了揉眼睛,想把那張美到讓人起雞皮疙瘩的笑顏從腦中擦去,卻覺手臂一緊,好像被指甲之類的東西嵌進去了。他正想轉頭罵人,結果映入眼簾的是驚慌失措的席安,面對被嚇成這樣的面孔,還真是想罵都罵不下去了。

 

這時洛亞忽然發現葛雷沒有在席安旁邊,定神一看,發現那孩子居然已經腳步穩健地走到黎燁身邊,從腰際拔出那把好久沒用的火炎劍,催動體內的元釋出烈焰般赤紅的利刃。

 

「不嫌棄的話,請讓我幫忙。」他的神情不像是在開玩笑,清秀的五官此刻透出寧靜的殺意。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把三袋打開來,看看內容物有沒有重複,就知道是不是給洛亞的了。」

 

這件事情真的有這麼值得研究嗎?喂!不要三個人自顧自地開始拆包裝,好歹先把我那袋給我啊,我要找麵包。

 

「三袋裝的是一樣的東西耶!」

 

「所以真的是給我們的嗎?」

 

「嗯!諾飛叔叔人真的好好唷!」

 

「葛雷,你就收下吧。不用覺得不好意思。」

 

研究完了吧?研究完了可以給我嗎?趁我還沒迷失自我主動去搶袋子之前快點把它交出來!麵包在啃食我的理智——

 

「那我們要不要順便一起吃點心呀?」

 

「剛剛才吃過不是嗎……也罷,分我一個吧。」

 

「黎燁的手藝這麼好,還會喜歡吃別人做的點心?」

 

「當然。這可是懷念的童年滋味呢。」

 

給我等一下!怎麼瞬間變成出門野餐的氣氛了?我的麵包呢?分食之前先讓我找麵包!

 

「童年滋味啊……」葛雷臉上難掩羨慕的神情,「不過……我們是不是該先給洛亞一份?他好像已經等很久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