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插圖內收,感謝YiGa幫忙!

** 明天到底能不能如期更完哪......(捫心自問中)

** 以上!接下來是文。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篇還沒有可愛的圖圖。

** 稍微說一下,這個外篇的時空是在正篇之後。小時候會用標楷體,現在會用新細明體。

** 事實證明我好像得更到萬聖節當天,希望能更完。

** 以上,接下來請大家看文吧!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還真是狼狽啊你們。」

 

初次見識到金髮少女尖銳帶刺的說話風格,洛亞感覺到葛雷緊繃起來,讓他不禁憶起了自己跟席安的第一次……

 

不,好像完全不一樣吧?席安跟他一個沒腦一個沒神經,完全沒有被她的尖酸刺傷幼小的心靈,這麼說來小小的心會這麼容易碎裂的好像也只有葛雷而已吧!

 

「小燁,進來前記得先清一清啊。」

 

「是的,母親。」

 

回答的是甜美可人的女性嗓音,那悅耳動聽的程度會讓一般的女人自卑到想一頭撞死。

 

絕妙的美聲讓葛雷由緊張變為呆滯,洛亞由錯愕變為扭曲,席安由憨笑變為……憨憨的笑。

 

「我先想想有什麼好玩的,想到了會通知你們。」

 

「是的,母親。」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喊聲變質的同時,洛亞身上綻開湛藍色的清麗光絲,張開的雙臂幻化為翅翼,褐色的羽毛湧出從頸間蔓延至全身。藍光尚未褪盡時,橙紅的火苗就紛紛從牠的羽翼中竄了出來,兩色的光交織出絕美的視覺效果。

 

抓住洛亞背上羽毛的葛雷只覺一陣熱氣襲來,身上卻沒有被灼傷的刺痛,顯然防護術是有發揮作用的。他決定等術的結構變薄弱的時候再御火,以保存暫時換來的少許體力。

 

『還可以嗎?』

 

「我沒事。」

 

葛雷緊緊趴貼在洛亞背上,空中尚且不穩定的風壓人讓他不敢睜開眼睛。

 

『抓緊,我要加速了。』

 

牠鳴叫一聲,給席安打了個信號,接著如旋風一般翱翔而去,飛行的軌跡在火光之下留了一道美麗的殘影。

 

席安見洛亞已經順利出發,自己也立刻進行變化,稍稍暖身之後緊接著以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揚長而去。

 

***

 

彩蝶殿的清晨,剛甦醒的後院總是會飄散出怡人的香氣。

 

那是香甜的玫瑰伴隨的清新露水的味道。

 

廣闊的花園種滿了各種顏色的玫瑰花,園藝的編排具有優雅的美感,看得出人為造景的痕跡,卻又自然美妙得令人嘆息。

 

可惜這如詩如畫的美景,外人是無緣見識的。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色漸漸暗了,洛亞一行人也已經到達接近國界的荒郊地區,沒有燈光的小路上只有他們三個,偶爾吹來一陣涼風的時候總是覺得背脊發寒。

 

葛雷的情況也似乎愈來愈糟糕了,他整個人呈現半昏睡狀態,途中洛亞也讓他吃過幾口香蕉,但因為都是省著餵,實質上的幫助並不大。

 

「怎麼樣?有好一點嗎?」

 

在餵過葛雷一小口香蕉之後,洛亞仍是不厭其煩地問他,即使知道得到的答覆都差不了多少。

 

「還是沒什麼力氣……」

 

為了不要讓洛亞討厭自己,葛雷這幾次回報都還挺誠實的。

 

「撐一下,我們想辦法快點到彩蝶殿!」

 

「嗯……」他細細地應了一聲,接著闔上眼睛。

 

『洛、洛亞——!』席安的尖叫突然打入腦中,『他、他、他死翹翹了嗎——?』

 

「咳、呆子!不要嚇人!」洛亞大聲吼回去。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啊,洛亞你騙人,我明明從來沒有給你載過。」

 

「想變成烤肉就早說嘛,我可是一點都不介意給你騎的。」洛亞悶悶地說完,接著雙手插腰轉向葛雷,「不想給席安載的話就給我載吧——如果你不怕火燒的話。」

 

先是被他們騎啊載啊的對話內容震撼道的葛雷,在聽洛亞講了一些根本聽不懂的話之後,虛弱的身體頓時添上心靈疲憊的重量,讓他更沒有力氣去回應這一連串的問題了。

 

所幸洛亞和席安也沒有勉強他的意思,就這樣自顧自地繼續討論起來。

 

「葛雷是不是因為沒騎過東西,所以才會不敢騎我呀?」

 

「對厚,人們接觸新事物的時候都會感到陌生害怕嘛!」

 

葛雷錯愕了一下,完全無法理解他們是怎麼得到這個結論的。

 

「沒關係,這種事沒在怕的啦!我現在就示範給你看,你一定馬上就會騎了!」

 

等等!不是這個問題啊——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對於從黑豹殿到彩蝶殿的捷徑,洛亞和席安都還挺熟悉的,基本上不會有迷路拖到行程的問題。

 

至於跟他們走的是完全不同道路的聖火隊,在守護神黑豹親口做出「沒有跟著好像也不會怎樣」的宣言之後,就可以暫時不用管他們了。

 

……真的是這樣嗎?所以到頭來隨行護衛到底都在幹嘛?洛亞不禁開始煩惱,要是聖火隊榮耀返國後說出「一路上感謝守護神庇祐」之類的話,他們這些守護神是不是都該心虛一下……

 

「洛亞,父親他——

 

「剛剛抱抱你、跟你說旅行要加油,你真的真的超開心的對不對!這是你第十次還是第十一次跟我講這些了?」

 

「是第十二次唷,洛亞你算錯了。」席安絲毫沒有察覺洛亞的不耐,隨後又陷入充滿愛心的自我世界中,「啊!怎麼辦,我已經開始想念父親了……」

 

是啊,抬頭看看皮峫的地標大鐘樓,時間顯示現在是我們出來的第十二分鐘,等於說你平均一分鐘會想念你爹一次,這樣一般人是不會有什麼意見,但你不要每次想念都講出來好不好!你說起來超想念,我們聽起來超煩躁啦!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說讓席安可以開心出門的辦法?」諾飛的唇角微微上揚,看起來有些驚訝。

 

「……嗯。他好像,有點難過。」

 

睡覺的時候好像還哭了……他不喜歡看見席安哭,因為這樣他也會難過。

 

「呵呵,大概是因為要離開你很久吧!」

 

「真……真的?」這讓格里斯有些意外。

 

「是啊。我想……你只要在他走之前給他一個擁抱,告訴他『加油喔!祝你旅行順利!』之類鼓勵的話,他就會一整趟旅行都很開心喔!」

 

 

 

前幾天跟諾飛在隔空通訊中的對話從記憶中跳了出來。

 

所以、所以要先……擁抱!

 

可是他們已經走了有一段路了……

 

「……席、席安!」

 

三位年輕人聽見突如其來的吼聲,都驚奇地停下腳步。

 

「父親?」

 

席安一個回身,便看見格里斯用他快到看不見的速度衝向自己,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已經被高大的格里斯緊緊擁住。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