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轟」的一聲,聖火從金獅殿的木杖轉移到黑豹殿的木杖上頭。

 

此時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場中央空地的土石正蠢蠢欲動。

 

一聲猛爆的嘶吼響徹雲霄,把現場所有人的耳朵震得微微發疼。黑雲捲地的壓迫感隨之襲來,不像是守護神降臨,反而像是大魔王再現。

 

「這……這就是格里斯叔叔的怨念嗎?」

 

「洛亞,不要分心。」席安厲聲說道。

 

他的雙手向外伸直,掌心朝上,調了一下預備姿勢。

 

「父親要出來了。」

 

話音甫落,一道半透明的黑影從內殿的屋頂上一躍而下,速度快到肉眼幾乎無法捕捉。

 

似乎是算準了位置,席安拳頭一握,一根土柱從地表旋轉而上,恰巧接住落地的守護神黑豹。

 

牠貌似錯愕了一下,但隨著巨大的土柱不斷湧現,格里斯展現出俐落的身手,靈巧地沿著路線跳躍奔馳,漸漸接近祭壇高處。

 

「閃星術!」洛亞指著黑豹的腰高聲吶喊。葛雷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用力扔了一個術,恰好在格里斯縱身一躍的時候,讓他身邊墜下閃亮亮的金色粉末。

 

「爆裂術!」

 

葛雷聞聲將被踩過的柱子通通碎成土塊,造成君臨大地般的壯觀爆破效果。

 

「御火術!」

 

到了最擅長的領域,葛雷卻一急之下丟了個高級御火術,讓廣場陷入一片火海。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黑豹殿外殿的設計有點類似競技場,一般群眾是坐在挑高的觀眾席上觀禮,祭壇則坐落於佈滿泥土的廣場正中央。

 

特別的是在外殿靠近內殿的地方有一個標著禁止進入的小領域,據說是格里斯特別挪給席安做特訓的地方,四周設下了嚴密的結界,除了席安和格里斯之外的人是進不去的。

 

席安為了讓演出更加順利,提議在這邊進行暖身運動,如此一來便不會干擾到在會場準備儀式的聖徒。看他解開結界的時候一直喃喃唸著「這樣和父親的秘密基地就不是秘密了」的哀傷表情,洛亞真的很想叫他不要開了,但是席安似乎是痛下決心的樣子,令人雖然看得很痛苦,卻又不好意思阻止他。

 

而那一個小時的「事前演練」期間,洛亞覺得自己其實是在跟泥土培養感情。於他左邊的席安以練手感之名,用御地術讓地柱從地面長出來縮回去再長出來又縮回去,這樣的重複動作前前後後不下一百次;在他右手邊的葛雷則是萬分緊張地跟著練習,忙著把他所有學過的魔法和神術都演過一遍,還不小心炸出好幾個地洞,可惜他尚未學過可以補洞的招數,塡坑自然是由洛亞代勞。

 

在那兩個練到渾然忘我的傢伙中間跑來跑去,洛亞已經吸了一堆漂浮在空氣中的粉塵、吃了一堆不受控制噴進他嘴裡的泥塊,身上沾了一大堆土灰,搞得他快要精神崩潰的時候,終於到了開放觀眾入場的時間。

 

好不容易找到了解脫的理由,洛亞於是把席安和葛雷快快帶出練習場。在他的建議下,三個人施展隱身術,悄悄躲在位於內、外殿樓梯交口的黑豹像下方觀禮。

 

「呃……洛亞,你父親尾巴被燒到的時候,難道不會生氣嗎?」葛雷不知為何在這種時候提起不吉祥的回憶。

 

「你放心,要惹怒阿飛比取悅他還難。」

 

倒是你為什麼到現在還記得那麼清楚啊?這種事情不是應該早點忘掉比較好嗎!

 

「可是我們現在的對象是黑豹大人,如果牠的尾巴也不小心著火……」

 

「父親很善良,他不會介意的。」

 

可是你的眼神告訴我你會很介意啊——席安!你這樣會把小葛雷嚇壞的!

 

幸好葛雷早就緊張到忽視掉許多事情,自然沒有注意到對方眼中細微的變化。

 

「還是不要好了……我會小心行事,不會搞砸演出的。」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時間已經來到了早晨。在席安熱情的邀請之下,洛亞和葛雷在他的恐怖房間過了一夜。對於自己完成了這個創舉,洛亞幾乎都要熱淚盈眶了,雖然他剛剛就是被某隻大到不合常理的娃娃嚇到全醒的。

 

聖火儀式會在今天中午舉行,而他們將在下午啟程前往接壤在皮峫南方的國家——燦華。

 

「我們要在父親的表演上加一點什麼嗎?」

 

聽完洛亞的提議,席安的雙眼立時逬出光輝。

 

「對啊,因為我覺得格里斯叔叔一定不會想到要這樣做。」洛亞晃著腦袋,心懷不軌地表示,「而且正好可以檢驗某人特訓的成果……」

 

「我、我嗎?」葛雷倒抽一口涼氣,「可是在這麼重要的場合……!」

 

「洛亞洛亞,你說的是什麼特訓呀?」

 

「就一些簡單的魔法和神術啊。」

 

「哇,洛亞,原來你已經可以敎人了呀!」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刺耳……」

 

「你們兩個——!」葛雷覺得自己被刻意忽視了,「你們是認真的嗎?難道不會擔心我把事情搞砸……?」

 

「吶,席安,你說呢?」洛亞用手肘撞了撞席安。

 

「我覺得沒問題呀。」

 

「你看,小主人公都答應了,你還在怕什麼?」

 

「就是呀,葛雷。洛亞以前剛學會火系魔法的時候,就在祭典上幫諾飛叔叔的表演加過效果,結果諾飛叔叔飛到一半,尾巴就突然燒起來了耶!」

 

「不要把那種事情講出來——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得比洛亞更好的!」席安以純潔的表情掀盡自己朋友的老底,還信心滿滿地搭上葛雷的肩膀,「呀——好希望黎燁也在這裡唷!」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黃光照明的大殿長辦公室內,不僅沒有溫暖明亮的感覺,反倒透出森森的寒意。

 

那一定是房間的主人正兩手托著下巴,在辦公桌前生悶氣的緣故。

 

「這樣……真的會成功嗎?」

 

席安已經先從密道出去了,留下洛亞和葛雷在原地繼續偷窺。

 

「相信我,格里斯叔叔雖然看起來凶巴巴,骨子裡卻挺和善的。搞不好只要席安撒嬌幾句就解決了!」

 

洛亞完全處於看熱鬧的立場,一旁的葛雷卻是苦澀地垂下頭。

 

「……其實對席安說出那句話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感到心虛。畢竟我從來沒有勇氣去要求父親任何事,也不知道父親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

 

「你啊——

 

洛亞嘆了口氣,像是對待脆弱的小動物一般揉揉葛雷的肩膀。

 

「現在只管放輕鬆,好好看著就對了。」

 

語音甫落,他們便從牆壁的孔隙中看見門被輕輕推開了。

 

「父親……我有打擾到您嗎?」

 

「……席安?」格里斯抬起頭,雙手轉而放平在桌面上,「……進來。」

 

席安乖巧地將門上鎖,然後默默走到辦公桌前。

 

「……有事?」他把面具摘了下來。

 

「嗯。」席安看起來仍是頗躊躇的模樣,「其實……其實我……」

 

見兒子似乎是害怕得不敢講話,讓格里斯的內心有一點點受傷。他趕緊去回想他所知道的哄小孩的方法。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此情此景可把洛亞和葛雷嚇壞了。

 

「喂、喂……!你是怎樣啦?格里斯叔叔怎麼了?」

 

「嗚……」

 

「有我們幫得上忙的地方嗎?一起想辦法吧……!」

 

「嗚嗚……洛亞、葛雷……」席安緊抱著斯里格,抽抽噎噎地解釋道,「事情是這樣的……」

 

***

 

他本來是不想這麼費神去煩惱的。

 

可是,當他的聖徒今天又來敲門的時候,格里斯內心的焦躁終於到達了臨界點。

 

其實黑豹殿的聖徒也非常害怕他們的大殿長。要不是大會規定聖火儀式的時間表非得由他排定不可,他們也不想每天都跑來這個充滿壓力的巢穴。

 

而大殿長本人也覺得非常無辜。第一個聖徒來找他的時候,他根本沒有發脾氣的意思,只不過是有些哀怨地瞥了對方一眼,居然就把人家嚇到快尿褲子了。

 

從那天起,每日前來辦公室的聖徒從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最後根本全神殿的聖徒都擠過來了。

 

「大殿長,關於守護神祝福的儀式……」

 

格里斯透過硬質面具掃了發言者一眼。

 

這個細微的舉動立刻讓辦公室內外一陣哀鴻遍野。

 

「……我說過了。五秒鐘。」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但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洛亞心中像是有什麼東西懸著,卻因為印象太淡薄而怎麼都想不起來。

 

等到他目睹席安打開房門,兩排比成人體形還高大的巨人玩偶赤裸裸映入眼簾的剎那,那些惡夢般的童年回憶立刻飛也似地竄回他的腦海中。

 

沒錯……!十年前他就是被像這樣騙過一次!該死這次居然又上當了——

 

「歡迎來到我的房間!」

 

最糟糕的是,主人公一整個沉浸在他房間十分溫馨可愛又美好的認知當中,進而拐騙了無數心靈純潔的幼童誤入地獄而不自知……

 

至少洛亞就是其中一個可憐的受害者。

 

「這些都是父親送給我的禮物唷,很可愛吧!」他良畜無害地笑著向初次到來的葛雷介紹道,同時摸黑走到房間裡頭,按下燈光的開關……

 

待洛亞重新找回自己的聲音,他並沒有像平常那樣直接對席安大吼大叫。

 

「……你房間的燈,什麼時候換成紫色的了?」他已經虛弱到沒力氣罵人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守護神黑豹聞聲,立即瞪大雪亮的雙眼,眸中細長的瞳線清晰可見。被這狠戾的視線一刺,葛雷乾脆整著人藏到洛亞身後。

 

「黑、黑豹大人他……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噢,他只是有點緊張。」

 

「會不會是因為我在這邊,黑豹大人才會不開心……?」

 

「……」感覺到同伴已經完全被負面思想包覆住了,洛亞只能輕拍他的肩膀安撫他受創的心靈。

 

大概是看兩個孩子話題進行到了一個段落,守護神黑豹——格里斯這才進行發言。

 

「……旅行,順利嗎?」他的聲音低到讓人幾乎聽不清他在說些什麼。

 

「再好不過了。」洛亞對答得十分流暢,應該說他早就習慣了。

 

「你們,比聖火隊……早了一點。他們,等一下……才會到。」

 

聽他說話其實有點辛苦,因為他講長一點的句子會比較花時間。

 

格里斯停了一段時間思考有沒有遺漏,確認沒有之後,一向不喜言語的他只想趕快逃回辦公室。

 

「……還有什麼,要問的?」

 

「格里斯叔叔,席安呢?」

 

「席安……?」他眨了眨眼睛,如夢初醒般地複述著,「啊,席安……」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蔚藍的天空、翠綠的草地,如今在不斷行走的二人眼中,都是一片深灰的色彩。

 

洛亞只顧著向前,始終低著頭不說話,直到一股佇在原處的力量強勁地拉扯他的手臂,他才停下腳步,轉向絆住他的那個人。

 

「……為什麼?」豆大的淚珠滾落葛雷白皙的面頰。他用空著的手背抹拭淚水,長袖被浸濕成偏黑的深紅色。

 

「你覺得摩洛克為什麼叫我們走?」洛亞丟下另一個問句,以過分低沉的平靜嗓音。

 

「不就是……不想讓我們擔心嗎……?為什麼不留下來陪他……!」他愈講愈激動,語氣中帶著濃濃的質疑和不解,「不管他怎麼說,摩洛克心中一定希望我們待在他身邊!或許他只是不想麻煩我們、不想給我們造成困擾,但是身為朋友應該……」

 

「他沒有叫我們。」洛亞打斷他的話中帶著一點鼻音,「我很仔細在聽,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沒有叫我們的名字,一點都沒有。這表示他要我們繼續往前走的希望,比要我們留在他身邊的希望還強烈。我們應該相信他,繼續完成任務,遵守跟他的約定,這才是朋友該做的事情。」

 

葛雷語塞了。他站在原地不停地掉淚,掐著洛亞的手止不住顫抖。

 

洛亞什麼也沒做,只是在一旁望著他,直到他的情緒稍稍平復,才輕聲說道,「我知道我說的話很像一堆廢到掉渣的爛道理,但這是目前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辦法了,希望你能諒解。」

 

葛雷點點頭,「我有一本……很舊很舊的書。」他雙眼空視著地上的草堆,用不太穩定的聲音緩緩說道,「小時候,從倉庫的櫃子裡、很深很深的地方找到的,是一本手寫手繪的圖畫書。紙張已經乾乾黃黃的,上面地字跡卻還能看得清楚,那個人字很漂亮,圖卻像是兩個人畫的。」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旅行的第十天,也是聖火隊預定到達黑豹殿的日子。

 

「結果還是到不了嗎……」葛雷一面懊惱地說著,一面放慢腳步轉向摩洛克,「今天還是不舒服嗎?」

 

「還好……」看他那張死氣沉沉的小臉,就曉得這孩子一定是在逞強。

 

「是不是營養不良呢?」

 

這段日子摩洛克都跟著他們吃香蕉地瓜糖和小點心,完全和健康飲食的原則背道而馳。

 

事實上摩洛克從前天開始氣色就不太好了。他們也試過找山裡的野菇野菜替他補充營養,但是效果似乎不大。

 

「啊!好想趕快去找席安喔——

 

洛亞仍然繼續吵著吃零嘴,不過隨著摩洛克的身體愈來愈虛,他不僅收斂了很多,變成久久才嚷嚷一句。

 

「席安?好奇怪的食物。」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深夜,他一個人離開自己的房間,來到一片漆黑的辦公室。

 

剛剛順路去看過兒子的房間,他已經睡了,臉上還有哭過的痕跡。

 

點燃蠟燭,他就這麼懷著心中的煩惱,使用了隔空通訊。

 

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人家?

 

由元構成的黑色視窗漂浮在他眼前,漸漸浮現出清晰影像。映入眼簾的是一位褐色短髮的青年,金色的雙眼透過視窗溫和地望著他。

 

『嗨,格里斯。』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