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地方真夠難走的。」

 「我倒是比較害怕這裡的氣氛……」葛雷放棄原本的抵抗行為,轉而緊緊揪著洛亞的袍子,「我覺得這裡好像……咿!」

 他突然停下腳步,害得洛亞差點滑倒。

 「怎麼了?」

 「那、那邊有一個人!」

 朝著葛雷手指的方向,洛亞瞇起眼睛細看,還真的發現在不遠處龐大的石塊之間,橫著一個小小的身體。

 「那是什麼?屍體?」他歪嘴嘖了幾聲。

 「咦?不是吧……」

 「站在這兒瞎猜有什麼用?走!我們去看看!」

 「我可以說不要……哇!洛亞——!」

 葛雷試圖口頭抗議一下,但似乎澆不息同伴旺盛的好奇心。

 雖然感覺毛毛的,但他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去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公告.bmp    

 

嗯,是的。正因如此,我現在必須去趕稿!不然真的會很恥!!

新的小說大概會等7/30之後才會繼續放上來唷~

至於那件很恥的事情......等到7/30過後就會揭曉了。

(意即不論輸贏都會招出來,只是口氣可能不太一樣。)

啊啊......還有好多要寫(遠目)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金色的牆面、雕花的石柱、以及無所不在的紅地毯,在深殿通往後門的路途中一一映入眼簾。

 

然而洛亞卻覺得,就算這輩子都不再回到金獅殿,他也不會對此地的奢華有所懷念。

 

「總算出來了!」

 

重新擁抱藍天綠樹之際,他不忘回頭再看一眼神殿的外觀。

 

這棟建築就像一個騙人的箱子,乍看之下白白淨淨的,裡頭卻盡是珠光寶氣。

 

「我說葛雷,你長期住在這種地方,眼睛都不會痠嗎?」

 

對方似乎覺得這個形容很有趣,默唸幾次「眼睛痠」之後,才笑盈盈地回答,「所以我才喜歡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這樣眼睛就不會痠了。」

 

「好吧。那現在要幹麻?」

 

馬上就走?燚多方面的聖火儀式都還沒開始,時間多的是。

 

「我們應該可以出發了。」

 

看來葛雷對自己生長的地方絲毫沒有留戀。只見他從行囊裡翻出地圖,很認真地盯著它思索。

 

洛亞忽然嗅到不太妙的氣息……

 

「葛雷,你有沒有出過金獅殿?」

 

經過一天多的相處,他覺得就算這孩子被監禁了十六年,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有啊,這是第二次了。」

 

這數字搭配上對方不食人間煙火的表情,讓他有種非常糟糕假設……

 

「……你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就是去港口接你的那次啊!」

 

……算了。他早就不抱希望了。

 

往好處想,至少他的伙伴會看地圖。

 

可是,圖上畫的很簡單,實際上走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是從早上一路步行到傍晚,洛亞用自己的身體實際體悟到的真理。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等一下。你……沒看過別的繼承人?」

 

葛雷搖搖頭,臉上顯露出好奇。

 

「你見過嗎?」

 

「正常來說都會有吧!」他終於了解葛雷的異常行為通通源自於家中的社交封鎖政策。

 

「是嗎……」只見葛雷輕輕垂下頭,眼中掠過一絲悵惘。洛亞趕緊轉移話題。

 

「那是什麼?」他指著樓梯口一隻被漆成金色的小型獅子石雕,「金獅像?」

 

「這隻叫做小金獅,是給遊客免費拍照的。」

 

「你們的內殿可以給外人隨便進出?」

 

「是啊。父親說內殿開放觀光是良好的資金來源。」葛雷答得不假思索。

 

「喔。」洛亞忽然覺得世界真奇妙,「那真的金獅像呢?」

 

「設在內殿和外殿的樓梯交口,比小金獅大很多喔!」

 

「也給遊客拍照?」

 

「嗯。」

 

這麼好?拍外面的可以不用爬樓梯,還長得比較大隻。那幹麻還來裡面拍?

 

「啊,拍金獅像要收錢,一次五十司。」

 

……噢。原來如此。可見體積大小果然是有差別的,還是說外面那隻其實有鑲鑽石?

 

重點是,五十司……!這是什麼價格?在奧颯可以買兩個比臉還大的圓麵包欸!跟石頭拍照居然能抵兩顆麵包——太坑錢了吧!

 

但是金獅殿的吸金程度顯然不止於此。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啥?

 

是我聽錯了吧?他剛剛說了什麼……?

 

「咦?不是嗎?」少年抽開身子,碧綠的雙眼凝視洛亞半晌,「你不是小天鷹嗎?」

 

「我是啊。」

 

「那就沒錯啦!」他開心地雙手一拍,繼續用那美好的聲音解釋道,「因為父親說,奧颯遲早會是燚多的,天鷹殿也會變成金獅殿的,所以你就是我的弟弟啊!」

 

好欠打啊這傢伙……!洛亞此刻難掩心中的洶湧澎湃,銳利的金眸都快噴出火來了。

 

「我、我說錯什麼了嗎……?」大概是看見對方極盡醜惡邪佞的表情,少年一時慌了手腳,「如果有的話,真的很對不起……!我好像太興奮了、不小心忘了分寸……」

 

呃,怎麼辦,好像又有點打不下去……

 

不曉得為什麼,看他慌成這個樣子,洛亞的火氣莫名地消了一大半。

 

「哼。算你識相。給老子報上名來!」他決定先耍流氓,如果對方露出一副猥瑣怕事的樣子,可能就會重新激起他想扁人的欲望。

 

沒想到對方突然腰桿一直——與其說是立正,不如說是像小木人一樣——僵硬地開口說道,「我、我的名字叫做葛雷!請、請、請多指教!」

 

……你在緊張什麼?我裝的是地頭蛇,又不是大將軍!

 

仔細看看這孩子,一頭燦金色的頭髮、白皙的肌膚、纖細的身材,無疑是一位美少年,還是在家裡蹲了很久的那種……

 

「請問、我剛剛是不是又有哪裡做錯了……?」

 

「沒有、沒事、做得很好!」

 

不要用那種快要哭出來的表情看著我。我只是看你兩眼,沒有要把人生吞活剝好不好?

 

跟你講話害我變得好緊繃……

 

「那麼……請問……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

 

為什麼連問個名字都要這麼戰戰兢兢?最後那句根本就是蚊子叫吧!

 

「我叫洛亞。」

 

他本來想露出阿飛的濫好人笑容來安撫人心,結果因為太扭曲而讓葛雷顯出一臉驚恐。

 

算了,我不適合。這種事情交給阿飛去做就好了,我累了……

 

「喂,葛雷!帶我去金獅殿吧!」洛亞瞬間放鬆臉部肌肉,講起話來也比較自在。

 

「喔,好的……!」

 

他硬邦邦地朝西邊前進,走起路來還同手同腳了一陣子,直到出了港口才比較正常。

 

於是洛亞對小金獅的印象,從「好欠打的人」提升到「好奇怪的人」。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作為一個海島國家,奧颯四方都設有港口。而聖火小隊預備出發的西港,是通往強國燚多最快捷的航道,規模算是國內屬一屬二的。

 

天鷹父子約在船邊碰面,所以洛亞沒有解開身上的隱形術。

 

然後他一眼就看見站著等他的諾飛。除了那身還沒褪去的美麗袍子非常顯眼,他左手提著一個很眼熟的大背包、右手拎著三袋不曉得從哪裡冒出來的各色小糕點、肩膀上披著一塊深褐色怪布,配件豐富到讓人實在很難忽視他。

 

「就知道你會忘記帶。」諾飛笑盈盈地遞上大背包,空出來的左手在兒子的前額輕輕點了一下,「這樣我會擔心的……」

 

洛亞只覺得額頭涼涼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原本還以為阿飛會給他一記加強記憶力的魔法之類的。

 

正當他想開口回話,突然一個路人直接從他的身體穿過去,讓他當場嚇得忘記自己要說什麼。

 

「這樣講話比較方便。」諾飛揉揉兒子蓬亂的黃毛,深怕之後會相隔很久摸不到似的。

 

洛亞這才了解諾飛幫他補了一層高階隱形術,直接省去會和行人相撞的困擾。

 

不過像這樣講一講三不五時會有人直接從你身體穿過去,實在是挺駭人聽聞的。

 

他大概沒辦法像阿飛面對得那麼自然……

 

「然後是點心。真的、真的不能馬上吃光喔!」加重音強調還無法完整展現諾飛的擔心。他親自把三袋糕點補回洛亞腰上的隨身包,鬆手前還在包面上確認性地輕拍兩下。這些舉動讓洛亞忍不住吶喊,「我沒問題啦!」

 

只記得隨身攜帶小點心的傢伙,說起話來實在沒有說服力。

 

「好,我知道。最後是這個。」諾飛抓起肩上的布,攤開來才發現是件斗篷,一看就知道是手工縫製的。他把嶄新的斗蓬穿在洛亞身上,一邊進行貼心的教學,「平常就像這樣穿著,晚上就反穿,睡覺的時候就不用擔心踢被子……」

 

「啊——!阿飛你再囉嗦我會上不了船喔!」

 

「嗯,說的也是。」他的神情有些黯然,但臉上還是漾起微笑,「那、你要保重喔。」

 

「我知道。」洛亞噘起嘴,一個轉身直往船上走。

 

「洛亞。」

 

「啊?」他側過頭,束在腦後的短馬尾像鷹的尾巴般彈了一下。

 

「……沒什麼。」諾飛金色的雙眸還是一貫的溫柔,「再見。」

 

「掰掰。」他又重新轉回去,右手半舉在肩頭揮了揮。

 

眼前是一艘中型遊艇,白色的船身鑲上天藍色的邊,外加兩側各有一個超大的天鷹殿標記。

 

不知道爲什麼,洛亞忽然有點想要回頭,看看阿飛是不是還站在那裡。

 

但他沒有這麼做。

 

裝什麼瀟灑啊……

 

我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但是洛亞仍決定忽視場中驚奇的歡呼,繼續咬他的小蛋糕。

 

只不過是點個火,有什麼好叫的?他都看到不要看了。

 

一些不太愉悅的童年回憶悄悄浮現在腦海中……

 

 

「把拔!你剛剛怎麼變的?好帥好酷喔!」

 

洛亞,快要五歲。天真可愛的年紀。基本上還是乖乖喊爸爸的。

 

「是嗎?」被兒子一誇,諾飛靦腆地搔了搔頭,「這就是天鷹真正的樣子啊!以後洛亞也會學喔。」

 

「咦?現在就教我嘛!」小鬼黏了上來,高度剛好在父親的腰部,「教嘛、教嘛!拜託——」

 

他寵溺地摸摸兒子的頭,四周開滿無限滿足的粉紅色小花。

 

「那洛亞要注意聽喔——」

 

他蹲下身來,柔聲告訴兒子變化的方法。洛亞仔細聽著,亮金色的大眼難掩興奮的光芒。

 

「好!我要變變看囉!」他樂得小臉都脹紅了,於是闔上雙眼,深深吸了口氣。只覺一陣狂風席捲而來,包住洛亞矮小的身子。他感覺力量在全身擴張開來,身體正慢慢地扭曲、變形……

 

「洛亞,你好棒……!」諾飛的聲音似乎有些哽咽,「成功了唷!變得真好……!」

 

等風陣退去,洛亞等不及睜大眼睛,臉卻不由自主地垮了下來。

 

不像父親是隻高大英挺的褐色雄鷹,他不僅體積縮水了三倍,而且……而且……

 

無毛啊……!他幻想中閃閃發光的羽毛呢?為什麼只長了幾根不三不四?他美麗的羽毛——

 

「嘎啊啊啊啊————」

 

「咦?怎麼哭了?」為父的抱起高聲尖叫的小鳥兒,表情充滿疑惑,「雛鳥會這樣很正常啊!乖乖不哭不哭喔……你是很漂亮的小天鷹呢……」

 

那天,諾飛花了整整一個晚上安慰寶貝兒子,好不容易讓他受到創傷的幼小心靈稍稍得到平復。

 

幾天過後,洛亞照樣開心地過了五歲生日。

 

「把拔、把拔!」吃著諾飛給他做的大蛋糕,他口齒不清地嚷道,「下一次你的生日蛋糕上,一定要插蠟燭喔!」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可是小飛,如果我們在一個月前就把事情招了,你就會去通知你兒子。以他那股蠻勁,十之八九會拖著你來抗議,料你也管不動他,對吧?」

 

諾飛覺得這個推理十分準確。

 

「抗議不能不理,可是又好麻煩,所以我們決定拖到最後一刻,讓他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這招真是……他無言了。

 

「那……我可以問幾個問題嗎?」諾飛熱切地對上彩蝶的視線,「彩蝶殿是第幾站?」

 

「第四站。」

 

這個答案似乎讓他失落了半晌,緊接著將目標轉移到交情最好的守護神黑豹,「黑豹殿是……?」

 

「第三站。」低沉的嗓音答道。

 

「唔……」諾飛忍不住抱頭,「那第二站到底是誰呢?」

 

「是我。」守護神金獅隨口應了一句。

 

「小金獅嗎?好像還不錯……」

 

「你到底在緊張什麼?」彩蝶忍不住發問。

 

「因為……我還是很擔心洛亞……」

 

「他已經十六歲了,小飛!再過兩年就要繼承你天鷹的位置了!就算他沒有野外求生的能力,跟在聖火隊後面也不至於餓死!」

 

「我知道啊。」諾飛一臉無辜地解釋,「可是,洛亞對食物的需求量比別的孩子高,要是他不小心提前把點心吃光了,就有可能尋找野外的香菇或果子代替,然後他又特別喜歡顏色漂亮的,所以……」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哼哈哈,我終於下定決心換掉了(版面)

這就是...作者的畫技啊!(令人哀傷...?)

之後會不定期的換上其他孩子,這隻會在版面上盤據一陣子的是死小孩洛亞=V=

別問我為什麼他是這個表情。如果這隻突然笑得很帥很燦爛,我想我會心臟病發(?)

是說洛亞大概是我歷代男角中頭髮最難畫的,我光想要怎麼畫就想了好久(為什麼YiGa聽我口述就能畫出我想要的樣子...)

順提為了自尊心,作者版的人物跟繪者版的設定會有出入喔!

啊啊,不過大家還是相信繪者版的人物吧~ (好歹比較賞心悅目)

這裡放上幾張大圖~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再出現這種夢。

 

只有向四周無盡蔓延的漆黑,以及令人窒息的沉默。

 

洛亞的意識從沒這麼清楚過。現在的他只想趕快把自己弄醒,然後翻個身,繼續睡他的回籠覺。

 

但怎麼打怎麼捏就是醒不過來。

 

奇怪,在夢裡不是沒有痛覺?為什麼他能明顯感到熱辣辣的臉頰正在抗議?

 

這樣豈不是吃虧了嗎……

 

霎時,雜訊般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混亂中音調逐漸清晰,聽起來像兩個人在對話。

 

「你憑什麼阻止我?」

 

相隔幾公尺的地方,浮現一個未曾見過的少年。他穿著一身紅袍,偏金色的棕髮垂在肩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我認為你需要冷靜思考的時間。」

 

這聲音讓洛亞的心臟猛然跳了一下。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位有著淺褐色長髮的青年,一雙金色的瞳眸溫柔而堅毅。

 

這個人……好像……

 

憤怒的吼聲截斷他的思考。

 

「時間……?他也讓我等夠久了吧!」少年扯開右臂,掌心的空氣凝聚成爍著黑光的赤色火球。

 

「我現在只想立刻毀了這東西!脫離這該死的地方!我……」

 

洛亞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沒來由的,他就是曉得,來自內心深處的排拒……

 

「別杵在那裡!快躲開……!」他邁開步伐,朝二人衝了過去。

 

他們似乎聽不見洛亞的叫喊。只見少年顫抖著舉起火球,青年則不動聲色地站在原處……

 

「不要……!」

 

「阿飛————!」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02 Sat 2011 20:23
  • 楔子

*** 標點符號的部份已做好調整,感謝各位的提醒~ 同時因應字型變化,把內文的字體放大了!

請讓作者先行發發牢騷~~ 

啊,請各位原諒作者的善變...

這篇楔子經過第N次的腦內革命,終於定型了!(那妳之前發辛酸的啊?!)

下次真的就是乖乖的放第一章了...嗚嗚真的很抱歉(自毆)

然後暑假到了,可以比較常更新囉!

謝謝來這邊的大家~ 希望孩子們夠討喜(?)

更希望我能寫出自己滿意的文章...!


以下是楔子正文


他正在衰弱。

 

獨自坐臥在石質的大椅上,他能感覺到力量一點一滴地流失。

 

那一天終於是會到來的。

 

以千年的時間、千年的智慧,一手打造出的理想世界,只屬於他的宗教王國……

 

終究還是……躲不過吧?

 

但沒有任何因素能使他鬆手。

 

只要意志尤存,沒有人能摧毀他的王國。

 

沒有人……

 

沒有……

 

半闔著眼,在似夢非夢的情境中,一綹微風拂過他的面頰。

 

『是我……』

蜜果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